古人常说一句话:“大才无贵官”。 大概就是说,一个人太有才干,是做不成大官的。

千百年来,这句话成了无数有才之人的魔咒。

因为善于写出精彩的文章,所以才子们大都信心百倍。 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仅仅依靠自己杰出的才能,将来就一定能够拜见自己的大臣。

结果越是有才的学者,越是失意。

没有太多为狂妄人才量身定做的“工作”。 假设我们为他们选择,不论收入如何,一份悠闲优雅的隐士,或许才是最迷人的工作。

可惜,才子之辈,恐怕不甘心。 古代隐士多为功名隐居。 比如孟浩然,他的掩饰中,明显带着一丝勉强。

同样在唐代,也有这样一位诗人,看透了风花雪月,厌倦了金马铁马,结束了盛世,最终潇洒地隐居了起来。

这样的隐士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隐士?

01

这位隐士诗人留存世间的诗作并不多,只有57首,却能在强者云集的盛唐诗坛上占有一席之地。

这位诗人最著名的诗可能很多人都读过。

清晨进入古寺,第一缕阳光洒在高高的林间。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湖影空人心。

万籁俱寂,唯余钟鼓声。

这首诗的妙处在于,几乎每一句都让人爱不释手。 例如,“山鸟悦人”一句,为黄庭坚所钟爱; “曲径通幽”这句话深受欧阳修的喜爱。 想想恨。”

正因如此,明代冯班评价此诗说:“字字引人入胜”,清代季允赞为:“笔法绝妙”。

这首《梯坡山寺后禅院》的作者名叫常建。 他虽然受到后人的崇敬,但对自己的仕途却颇为失望。

唐朝皇帝列表_唐朝历代皇帝列表_唐朝皇帝/

在封建时代,读书人苦读的目的不外乎是“卖货给皇室”,常建亦是如此。 他努力学习并参加了考试,但不幸的是他失败了。

好在祖国还在秦朝,耻于明朝的败家子。

只怕莺花笑故乡,一春长安。

常建考试成绩不佳,连回家的脸都没有,便在诗中写道,打算在京城长安再留一年,好好读书,明年再来。

我不知道他参加了多少次考试。 《唐才子》说,开元十五年,常建28岁左右,终于考中了进士。

与常建同榜的进士中不乏著名诗人,如王昌龄。

考进进士后,诗人只需要等待。 等朝廷放官之后,这些官场准新人就可以出去一展抱负了。

朝廷什么时候任命官员? 更可悲的是,据后世学者考证,唐朝的士人实际上并不具备授官资格(专业术语为“士布朗”)。 他们需要等待三年。 这就是所谓的“选拔制度”。

三年后,就轮到常建做官了? 恐怕不一定。

据史料记载,唐开元十八年,也就是常鉴结束“选拔”的那一天,吏部尚书裴先生提出了“以资为本”的选拔制度。官员。

所谓“按资历”,就是朝廷要求六品以下的官员实行轮休制。 当他们在某个地方任职四年后,他们必须被迫离开岗位,等待几年才能再次进入官场。 被权权部选拔,二次任官。

朝廷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担心地方势力会越来越强大,但这对那些心血来潮的民工来说,却是一种痛苦。

由于“选守制”,直到开元二十三年,36岁的常建才终于被授予小县尉; 因为“资历”,四十多岁就被辞退了。

常建的未来完全是虚幻的。

唐朝皇帝列表_唐朝皇帝_唐朝历代皇帝列表/

02

从开元十五年到二十三年,前后八年。 常建咬了咬牙,活了下来。 当他任期届满,被朝廷勒令“引退”时,他实在是等不及了。

毕竟,未来他还有多少八年?

常建写了一首长诗,有这么几行:

谁愿孤独凋谢,四十条长江干涸。

责任向知己低头,效仿从官。

哲和哀高风,苦饥待饭。

湖光月映海,天边一望无际。

不知其所处,求道不刊。

背诵毕乔木的诗,常常一夜三叹。

——《赠三侍从》

诗中的“四十长江”,指出了作者作诗的时间和地点。 “长江黔”指江苏省盱眙县,常建当时任县尉; “四十”指的是常建的年龄。

如前所述,40岁的他正在经历任期的最后一年。

在常建一生的50多首诗中,抒发苦难的其实并不多,据说可能只有这首。 试问,前途渺茫,他怎能不束手无策?

可他除了用诗歌来纪念自己的四十岁,还能做什么呢?

在这种情况下,它还不如一个隐士。

《唐才子传》记载,常建因官场失意,“放浪琴酒,游历太白、紫阁峰,有飞遁(飞遁:隐居,遁世)之志”。 “

坦率地说,他此时的隐居方式,带有明显的表演色彩,更像是某种行为艺术。 毕竟除了自己隐居之外,他还想方设法邀请朋友一起躲起来。

唐朝皇帝列表_唐朝皇帝_唐朝历代皇帝列表/

常健先生曾为王昌龄等进士同道写诗。 他这样说:

有时荷花锄犁,旷野自耕。

否则春山隐,溪花满。

山鹿自有田野,先贤亦顾群。

二圣归来,天下弟子甚多。

——《鄂朱赵王长陵张羽》

据学者考证,常健这首诗可能是在王昌龄第二次被贬赴龙标就职时写的。

王昌龄是当时著名的诗人,是举世闻名的那种。 他的贬职引起了很多诗人的注意,比如李太白也写下了“文道龙渡五溪”的诗篇。

常健写这首诗时,一方面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另一方面是另有“小计”,就是要扬扬自己的名声。

常建的隐居行为在古代其实有一个专业术语,叫做“招隐士”或者“载隐士”。

相较于独自隐居,招隐更容易成名,尤其是有更多的名家文士,往往更容易增加自己的名声。

进一步分析,提高声望,想必更容易被选为官。

不要以为作者是“阴谋论”,常建的“小算盘”骗不了历代文人的眼睛。

古人评价唐代隐居说:“伊尹捕名,真风渐鲜”。

现代学者更是直言不讳,点名指出:

”常建虽也称赞隐居之雅趣,但自得其乐,本欲礼遇王、张(即王昌龄、张羽)二人共隐,其真实用意是让他的声势更大一些,打出名堂来。

好消息是常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唐才子传》说:“(常简)后居鄂柱,招王昌龄、张禹共事,名扬当时。”

问题是,功成名就可以做官吗?

这又回到了“大才无贵官”的魔咒。 常建注定一生悲惨,终究没有升官。

唐朝皇帝列表_唐朝皇帝_唐朝历代皇帝列表/

03

直到年纪大了,常建还在感叹,怎么年纪这么大了,没人赏识他。

晚年,他写了一首《湖上》诗:

老人端坐在湖上的岩头上,湖中却流淌着桃花水。

竹竿卷不尽,不知谁来吞我钩。

诗人自称姜太公。 众所周知,姜太公直到晚年才得到晋升。 到了晚年,常建也想得到重用。

然而,由于对功名的执着,诗人大半辈子都盯着“鱼钩”。 不知何时,他猛地一抬头,看到了湖中桃花流淌,竹竿袅袅。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期到底要追求什么。

过着简单纯粹的生活,实现真正的隐居,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在封建时代,要想为官,就必须要有坐板凳的觉悟。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无聊——但不要觉得无聊,多少人想坐冷板凳,但门还没有。 比如常健年轻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去争取和等待冷板凳。

这张“冷板凳”虽然很珍贵,但是允许一些人不去争取吗? 事实证明这是可能的。

孟郊《隐士》诗云:

君子隐于石壁,道经为我邻。

入睡思其意,淡泊之味始真。

陶公放了自己,尚平去投靠了。

植物选择生长的地方,鸟儿飞翔。

青青和明明并不敌对。

按照常建的计划,这样的日子他是绝对不想过的,但真正隐居的时候,他反而玩得更“高级”一些。

常建隐居的主要内容竟然是求仙。

药施石壁,东风发芽。

主人门外绿,小隐湖花。

光阴物可独行,春帆当别家。

辞王下海,死于天涯。

——《闲斋卧病行医,上山亭稍晚湖亭》

这首诗中的“行要”又称“行散”。 魏晋时期的名人为了延年益寿,常服用“五石散”。 此药有一个特点,服用后必须不停地走动,才能散发药性,故名“行药”。 这种习俗在唐代依然存在。

唐朝皇帝列表_唐朝皇帝_唐朝历代皇帝列表/

除了拜访“仙药”,常健还孜孜不倦地追求神仙。

上观崖崩,下见激流激流。

神仙下棋处,石上有一盘青萝卜。

无处求玉童,唯有山林。

千溪遇新月,谈弹玉琴。

——《苏无渡江仙得道》

到一个人迹罕至却仙女出没的地方,诗人不由得憧憬起来。 不找仙子,找个仙童就好了。

在官场一事无成的常建走上了长生不老的道路——这条路似乎更加艰难。 据说他已经成功了。

诗人自己写道:

水边有神女,为千年玉童。

余裕穿越汉朝,朱翠逃到秦王府。

目光和神识都已经定了下来,但合飞的话还没有说完。

祈青云秘境,拜黄仙翁。

尝耕玉田,龙啼西中。

金梯连天,几日相见。

——《仙姑遇毛女,知是秦王府人》

诗中的“神女”又称“毛女”。 “进化”成仙女。

《唐才子传》中也说,常建去山谷采药时,确实遇到了这位神女,神女终于给了他养气法术。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充其量是古人美好的想象。 但令我颇为欣慰的是,常建终于从矛盾挣扎的情绪中走出来,终于达到了与自己、与他人、与社会和谐相处的和谐人生境界。

他终于成为了一个纯粹的隐士。

-作者-

总是说话,总是说话,总是说话的人,没有其他优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