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一次,咸丰有一条新的杭纱套裤,因不小心烧了个约蚕豆瓣大的窟窿,左右太监说丢了吧,咸丰再三惋惜,说:“物力艰难,弃之可惜,尽量给补补吧。”咸丰后来才知道,这样补一下,下面的人竟然报销了数百两银子。听到这里,咸丰慨然叹道:“做皇帝想勤俭都不容易,何况是奢侈呢?”勤俭本来是中华民族的美德,皇帝想给臣民们做一个榜样,这本来也是件好事,但好事最终办成了坏事;本来想节省点钱,可下面的人去办理的时候,反而大大增加了成本,这就未免不是一种讽刺了。

第二天,阎敬铭拿着银子去市场上购买,不料皮箱店居然全部关了门。阎敬铭大为惊奇,便敲开一家皮箱店,问老板这是怎么回事,老板说:“昨天老公(太监)来吩咐,半月内不准开张交易,如有违反,必将货物打成粉碎,今后甭再开店了。”无奈之下,阎敬铭只得让人带信到天津赶紧买了送到北京。不想半月过去,事情竟然没有办成,原来送信的亲随也被内务府用一千两银子买通,连人带信,早已逃之夭夭,阎敬铭也只能徒呼奈何。

历史上很多时候,皇帝不坏,但身边的人太坏了;上面的政策很好,但下面执行起来就乱套了,积习难返,简直防不胜防。正如那句俗话说的,“歪嘴和尚念倒经”,再好的到了歪嘴和尚那里,也会念歪掉,而念歪的人,总有各种借口来为自己推脱责任。归根结底,还是其中的利益关系在作怪,有的人认为上面的政策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就故意曲解甚至歪曲原来本义,以维护自己的利益;更有甚者,还有人干脆就假造名目,把政策变成自己谋利的工具。如此一来,上边再好的政策,最终也成了少部分人营私舞弊、借以敛财的私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何跳出这个怪圈,才是现实中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