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结婚一般比较早,李湛来到世上的时候,他爹遂王李宥(后来的唐穆宗李恒)才十四岁,也就青春期刚起步的样子。见到这个小生命降生,李宥非常有成就感,第一时间通知了爹妈。言外之意就是:我是个男人了,可以当皇帝了!宪宗李纯知道后,也很高兴,亲自捉刀给这个小孙子起名字——湛。李湛是个很邪气的人。唐朝中期之后的皇帝有改名字的传统,一般他们出生时有一个名,登基之后马上改成另外一个名,个别的临死前还有一个名字(比如唐武宗李炎)。李湛属于异类,他出生的时候叫李湛,到死的时候还叫李湛,算是破坏了唐朝的“潜规则”。

这个时候的唐朝政局有些微妙。自安史之乱开始膨胀的宦官和藩政两股势力在宪宗的铁腕治理下,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如果宪宗及其继任者能够再接再厉,唐朝再来个贞观之治不是不可能。但是,因为一个偶然的事件,这个可能被改变了。就在李湛出生后两年,他的大伯父太子李宁死了,享年十九岁。太子的废立从来都是引发朝臣斗争最好的药引,这一次也不例外。李宥排行老三,前面还有个老二澧王李恽,这两人是仅有的太子候选人。当时,宫里的宦官、朝廷的大臣、宪宗的老婆三股势力纷纷卷入二人的竞选中,使得选情异常激烈。其实就智商、人品、学识等多项指标相比,李恽比起李宥要稍微突出一点,当选后没准能把宪宗一手创立的“元和中兴”延续下去。但是,事情坏就坏在宪宗的一个怪癖上。宪宗大概出于阻止后宫干政的目的,一辈子都没有册立皇后,偌大的皇宫、成千的美女,也只有一个女人被封为妃子,此人就是李宥的生母郭妃(名将郭子仪的孙女)。由此造成无人能看出宪宗最宠爱的人是谁,让后宫之中谁都不敢妄自尊大,伸手揽权。在这种情况下,李恽生母的身份就相对郭妃矮了一大截。一些宦官和大臣们看重这一点,就赶忙联名推荐李宥,天花乱坠的话说了一大堆。

李湛的钱包鼓了,房子大了,身边的太监多了,玩得也就更起劲儿了。这一点,他倒是很虚心地向父亲学习。他爹翘课,他也翘课,他爹看马球,他也看马球,他爹戏宫女,他就和宫女做游戏……总之,他爹一身的缺点都被原封不动地拷贝走。而他爹这时虽然已经是成年人了,懂得为父之道了,但是总觉得自己头上的大檐帽是偷来的,没准哪天就被老哥李恽抢去玩了。李恒整天如履薄冰,和身边的太监王守澄等人商量怎么保住饭碗,对于几个儿子,包括李湛,依旧采取放羊的态度。至于李湛那位跟仙丹死磕的爷爷宪宗,就更没时间答理他了。

小孩子没人管,就会养成任性、放纵、不羁的性格,这种秉性的人当丐帮帮主也许没问题,但是当皇帝就非常有问题了。因为丐帮的终极目标无非是混一顿饱饭吃,敢于随性才能吃到饭,而皇帝的终极目标则是要做国家的CEO,让千千万万的人天天吃到饱饭。前者是简单的能力问题,后者则是复杂的能力加态度问题。李湛的态度已经被腐蚀了,那么他的能力如何呢?答案是很差。能力需要学习,唐太宗、唐玄宗都是从小学习刻苦的好孩子,两人后来除了是合格的家,还是优秀的书法家、舞蹈家、诗人等等。

网络配图

李湛一天天在变草包,宪宗却在一天天找死。晚年的李纯动不动就拿身边的人出气,好多太监的都挨过板子,有时火气上来,还要砍人脑袋,搞得宫里人人自危。郭妃看到这种情绪可以利用,就偷偷去找王守澄等人商量夺权,提前让儿子上台。元和十五年(公元八二○年)正月,大太监陈弘志和王守澄经过精心密谋,在中和殿毒死了宪宗。然后,他们又联合宦官马进潭、刘承偕、韦元素等人拥立太子李恒登基,是为唐穆宗。老二澧王李恽和自己的铁杆粉丝吐突承璀还想赌一把,和李恒争抢皇位。王守澄等人人多势众,抢先出手包围了二人,然后一起砍掉脑袋给宪宗做祭品。

这时的李恒除李湛外,另外又生了李涵、李凑、李溶、李渥四个儿子,一家可谓人丁兴旺。对五个儿子,他采取了统一的态度——放羊,纯粹属于只管生、不管养的白眼狼类型。而且,他本人既不立皇后,也不封太子,专心致志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吃喝玩乐中去,由此造成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现象——国无储君。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十分想知道下一任皇帝是谁,尤其是在李恒的一次中风过后,这种欲求愈发的强烈。万一哪天您老不打声招呼就驾崩了,太监们不是又要和我等为难吗?李恒总觉得自己可以长生不老,开始对这事根本不操心。后来被中书、门下、翰林院等几个部门逼急了,他才在几个儿子里挑了一番,最后选中了跟自己一样不学无术的大儿子李湛,同时册封其生母为妃。

事实证明,这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决定。在五个兄弟中,其他人虽然也处于放羊状态,但是他们好歹还看点书,认得几箩筐的字。李湛小朋友则是标准的文盲,属于学习最差、知识最贫、脑子最笨、四肢最懒的一个。他身边除了猫猫狗狗,就是刘克明这样的假太监、真小人。

网络配图

对于儿子的所作所为,李恒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可是他实在是太忙了。坐上皇位那天就在忙,忙了四年,身体上的各个零件都衰竭了。长庆四年(公元八二四年)正月,李恒终于玩死在了床上,享年三十岁。大臣们遵照遗诏,准备拥立李湛同学在灵柩前继位。可是,当这帮人拿着圣旨来到太子东宫时,却想去集体跳河了,因为李湛同学失踪了。宰相李逢吉、国舅郭钊等人急得团团转,一问宫女才知道,李湛同学因为平时太贪玩,东宫就跟他的旅店一样,想起来的时候才回来住两天,平时都是逮哪儿睡哪儿,比神仙还难找。李逢吉没办法,只好打发人满世界找这位小祖宗。当他们在西偏殿附近找到的时候,李湛同学正在和刘克明等人踢球呢。众人喊了半天,李湛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踢着脚下的皮球。郭钊只好打发一个太监上前告诉他:你爹死了,轮你当老大了。李湛眼一瞪,等老大踢完球再说。小太监又赶紧说:您舅姥爷郭钊来了!一听舅姥爷的名号,李湛才悻悻地走了。有唐一代,能做到视皇位如粪土的大概也就李湛同学一人了。

大臣们以为李湛不过才十六岁,玩几天就没事了。没想到他越玩儿越过火,从前当学生的时候天天翘课,如今当了皇帝,天天翘班。当时还是数九寒冬,满朝文武们每天顶着寒风在早饭时间就跑到皇宫里上班,却总是到午饭时间才见到皇帝上朝。于是,大臣们空着肚子,以万分敬业的精神向皇帝说出千言万语,然后等着批示。哪知道李湛同学不学无术,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会傻乎乎地应付两句,“准奏”、“依卿所议”。大臣们疯了,纷纷,李湛也不答理,掉转就奔后宫踢球去了。

李湛整天被人戴着绿帽子,还挺高兴,因为自从上次去骊山泡温泉,他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娱乐项目——打狐狸。骊山行宫是座老宅子,许多年没有住过人,反倒住了一群狐狸。狐狸们看到自己的窝被人占,晚上就出来捣乱,把李湛和一群妃子的好事给搅合了。李湛气得要命,就让身边的太监去杀狐狸。大概太监们头一次见狐狸,畏首畏尾都不敢动。李湛急了,亲自拿弓上阵,对着狐狸们就是一通乱射。他的箭法不错,不一会儿就消灭了十来只狐狸。射到后面,他都停不住手了,觉得打狐狸简直比踢球、摔跤还有趣。打这以后,李湛就被狐狸迷上了,一天不打个几只,浑身就不舒服。几个太监为了讨他欢心,就主动跑到长安周围的几座山上找狐狸窝。一到晚上,李湛就带着太监们组成的猎狐队,到侦察好的地点狩猎,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宝历二年(公元八二六年)十二月初八,李湛又叫上身边的一干人上山打狐狸。这天他发挥得特好,端了好几窝狐狸,心情特别地好。当夜在宫里大摆宴席,和刘克明、许文端、苏佐明等人举杯畅饮。李湛当晚喝了很多酒,醉醺醺地跑到室里换衣服。刘克明和同伙儿趁机熄灭了大殿的灯火,在黑暗中把李湛杀死在室里。大概到死李湛都不会想到,自己身边的一群绵羊原来都是伪装过的狼。

刘克明毕竟是第一次作案,没啥经验,他们原本想拥立绛王李悟为帝。当年毒死唐宪宗的老太监王守澄哪容这些小兔崽子作威作福,很快就调集兵马杀入宫中,逼得刘克明投井而死。不久,江王李涵改名李昂,继位为帝,是为唐文宗。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