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从公元581年开始建立了隋朝,这个朝代成功地摆脱了五胡乱华的困境,重新建立了汉族大一统王朝。历史上把隋、唐并称为“隋唐”。生存时间虽然只有三十九年,但是它的历史地位却不容小觑,因为许多盛唐时期的制度都是在隋朝时期确定下来的。虽然隋朝相对而言历史时间不长,但是在短暂的时间里,它展现出了极强的苦难和辉煌、伟大和罪恶并存的特点。隋文帝杨坚提倡汉化,奠定了后来唐宋等朝代汉文化大发展的基础,而隋朝同样是全世界公认的中国最强盛的时期之一。我是杨坚,也就是隋文帝。我出生于541年7月27日,于604年8月13日辞世。我在位期间持续24年,结束了自西晋末年到隋统一前近300年的割据状况,实现了中国又一次的统一。我也因此使北方汉化得以重启,以及南方经济获得了发展。这为隋唐盛世的到来奠定了基础,为中国古代社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自从北周武帝灭佛后,佛教元气大伤。我登基后,大力兴建佛教,因此隋唐佛教之盛事实上是历史上的黄金时代。我生前曾被北周封为“随国公”,后来人接着用这个封爵,但我觉得“随”有走的意思,不吉利,于是改称“隋”。此外,隋朝一共有六位皇帝,顺序是隋文帝杨坚 — 隋炀帝杨广 — 隋恭帝杨侑 — 隋秦王杨浩 — 隋世宗杨昭 — 隋越王杨侗。我是隋文帝,本名杨坚,生于541年,卒于604年。我是汉族,原籍弘农郡华阴(今陕西省华阴县),鲜卑赐姓普遮无,小字那罗延,是隋朝建立者。我父亲杨忠是西魏和北周的军事贵族,北周武帝时官至柱国大将军,被封为随国公,我继承了父亲的爵位。我建立了隋朝,统一了中国,成为隋朝的开国皇帝,定都于长安(大兴城),开创了辉煌的“开皇盛世”。我第一次实现了中国大范围内的多民族统一;我首次实行了一直沿袭到清朝的三省六部制;我开创了科举,制定了当时最为先进并影响后世基本立法的律法《开皇律》。此外,我还开启了隋唐盛世之门,实现了千古传颂的“开皇之治”。我在位23年,于604年逝世于大宝殿,享年64岁,葬于泰陵(今陕西省杨陵(凌)区城西5公里处)。我当上皇帝后,颁布诏书宣布禅让,我登基后定下国号为大隋,改元为开皇,并宣布大赦天下。在隋朝的建立中,我在开皇七年(西元587年)灭掉了后梁,一年之后下诏伐陈。在开皇九年(西元589年)实现灭南陈,统一了中国,结束了近三百年来西晋末年以来的割据局面。同年,琉球群岛归顺于隋朝。隋文帝结束了长期的混乱局面,使中国重回和平年代。 隋朝建立后,我注重治理,使隋朝快速繁荣,不仅完成了统一中国的大业,而且使隋朝成为一个政权稳固,社会安定,人口大幅增长,开垦速度加快,积累财富丰厚,文化繁荣,军队精锐,威震四方的强盛国度。而我治下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包括政治、经济等制度方面的变革。在中央,我实行了三省六部制。我下令将地方的州、郡、县制改为州、县两级制,地方官吏从此由中央任命和免去,从而巩固了中央集权。得力于我的励精图治和发展生产的措施,我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为了建设统一强盛的隋朝,我下令修建隋朝的首都西京大兴城(即后来唐长安城原形),而且这个城市的设计和布局思想,对后世都市建设,以及日本、朝鲜都市建设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我在西元584年命宇文恺率众人开凿漕渠。漕渠从大兴城的西北引渭水,循汉代漕渠故道向东,经过了150多公里,最后在潼关入黄河,名曰广通渠。这是修建大运河的开始,大运河连接了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将中国连成了一个整体。 在我的治下,我在不长的时间内将中国重新置于一个政权治理下,我不仅令人民安定生息,还在外御强敌,抵御了突厥和契丹的入侵,取得了辉煌的战争成果。我治下的隋朝是一个强盛的国家,自身的功业之伟大连后世的盛唐也没有完全恢复隋朝的国土面积。我在位23年,到604年病逝于大宝殿,终年64岁,我的陵墓建于今天陕西省城西5公里的泰陵(今天陕西省杨陵(凌)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