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赵光义从他哥哥赵匡胤手中抢班夺权后,赵光义就背上了小人皇帝的骂名。不过从赵光义上位前和上位后的表现来看,他这个皇帝当得不地道。说他是小人皇帝一点也没有冤枉他。

赵光义还未即位时,就以小人手段害死已经向宋朝投降的后蜀国主孟昶。因为很早以前,赵光义就听闻孟昶的爱妃花蕊夫人才貌俱佳,亲眼目睹后,更是魂牵梦萦。为了扫清障碍,抱得美人归,孟昶在一次被赵光义宴请后,便一命呜呼了。

征讨北汉两月有余的赵匡胤,接到京城传来的花蕊夫人殡天的噩耗,快马加鞭赶回京师,此时花蕊夫人的丧事已告结束。赵匡胤太累了,昏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精神稍好,在失去爱妃的痛楚中,赵匡胤漫不经心走到了花蕊夫人日常写诗作画的桌案旁,当他读到:“宠光无限妾深知,恩义如天忍笑痴。隆杀贵贱从远来,厚我唯余一首诗。”这首诗时,猛然想起花蕊夫人曾对自己说过一种“藏头诗”。于是赵匡胤将句首连读:“宠恩隆厚”,知道是花蕊夫人对自己的感激,不禁潸然泪下,接着将第二个字连读,竟是:“光义杀我”。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赵匡胤决定同赵光义好好谈谈。那天晚上很奇怪,烛光摇拽的宫中只有兄弟二人。赵匡胤对着赵光义吼道:“你为什么要对一个弱女子下如此毒手?朕对你信赖十分。你这么做,这究竟是为什么呀?”同时伴有强烈的斧击地声,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烛光斧影”。

翌日早晨,当宋皇后听到赵匡胤驾崩的消息后,拉着赵德昭和赵德芳慌慌张张地来到陛前时,赵光义早已安稳地坐在那张硕大的龙椅上了。

此外,还假惺惺为“违命侯”李煜加封了陇西郡公的称号;为“违命侯”夫人,他另一个朝思暮想的绝色佳人小周后,加封郑国夫人的称号。当然,赵光义忙碌的第三件事,也是他最乐意干的事,那就是他渴望已久的后宫里的女人们。

自从赵光义害死了侄子赵德昭后,其性格变得有些怪异,脾气愈加暴躁。臣子为了替君解忧,送来李煜的词《虞美人》。但“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故国”两字,引起了赵光义的勃然大怒。李煜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朕供你吃喝,已经算是洪恩隆厚了,你还在想着恢复你的故国?这不禁让赵光义联想到了小周后,这个女人,她心里想的始终是李煜,几年来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不能征服她的心。渐渐地他心里升起了一种耻辱感:堂堂正正大宋皇帝还比不上那个而懦弱无用的李煜?

那年的中秋,也是李煜的生辰。宫里派人送酒果来了,李煜与宫里来人一阵寒喧后,便吃喝起来,喝着喝着已略有醉意的李煜竟哭了起来:“诸位代为请求皇上,让贱妾周氏回到本公这里来吧,如今本公唯求与周氏团聚,也好彼此有个照应!”“噢,郡公说的是郑国夫人吧?听说近日皇上就要打发她回到郡公身边来了。

网络配图

小周后得知李煜去世的噩耗后,亦绝食而亡。

后来,赵匡胤的另一个儿子赵德芳,也被其暗中害死了。

“金匮之盟”中兄弟叔侄相继登位的潜在威胁都除尽了,本以为从此皇位可以顺利地传给自己的儿子了。但事与愿违。他的长子赵元佐自幼聪明机警,有武艺,善骑射,还曾经随他出征过太原、幽蓟等地。本是最合适的皇储。不料元佐却因叔父赵廷美冤死而发疯。雍熙二年(公元985年)重阳节,赵光义召集几个儿子在宫苑中设宴饮酒作乐,因元佐病未痊愈,就没有派人请他。

散宴后,次子陈王赵元佑去看望长兄。元佐得知设宴一事,怒气难平,一个劲喝酒。到了半夜,索性放了一把火焚烧宫院。一时间,殿阁亭台,烟雾滚滚,火光冲天。赵光义得知后,便命人查问,赵元佐予以承认,遂被废为庶人。其后,次子陈王赵元佑成为的皇储人选。

端拱元年(公元988年),赵普第三次为相,威权一时又振。竭力支持和拉拢赵普的陈王元僖也晋封许王,更加巩固了皇储地位。

赵元佐被废,赵元僖暴死,储位储空缺,于是冯拯等人上疏请早立太子,赵光义便将冯拯等人贬到岭南。自此以后没有人敢议论继承问题。这也许就是小人皇帝赵光义应得的报应。

如果说,赵光义未即位前以小人手段杀害孟昶和花蕊夫人是因为他没有可以明目张胆的皇权倚靠;杀害太祖皇帝是不得已的手段的话。那么,他成为九五之尊后的卑劣的手段,只能说明他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皇帝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