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宗李豫是如何称帝的,据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唐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五月二十一日深夜,他正在长安城大明宫紫宸内殿病重不起。三天前他还好好的,没想到突然就生了病,而且日渐严重。身受重病的李豫向太子李适和司徒郭子仪表示:在我去世后,太子即位,司徒为冢宰。冢宰是指在天子去世后暂时接管国家大事的职务,任期为三天。三天内太子守孝不掌权,冢宰代行天子之责。

而关于唐代宗李豫的一生,我们又该如何追溯呢?唐玄宗开元十四年(726年)十二月十三日,李豫生于长安城东北安国寺东附苑“十王宅”之中,此地位于陕王李嗣升府邸。开元十三年(725年),李隆基为了预防亲王之间的叛乱,为诸王修建了规模庞大的宅院,这就是“十王宅”。而诸王的日常生活皆由宫中宦官密切照料,一日三餐由家令侍奉,还有博学之士讲授诗书知识。

在唐朝十王宅,亲王们的生活十分孤寂,彼此之间不得交往,也不得与外臣交好。亲王们处于封建王室监视之下,养尊处优,但也感到无聊且痛苦。

  李俶的母亲吴氏是掖廷宫内一名犯官的女儿。李嗣升刚进入十王宅时,这个地方还很简陋,他郁郁寡欢,再加上年纪轻轻就忧虑成疾,颤嗫不已,头发近乎秃光了。有一天,李隆基进宫与诸王面谈,却对李嗣升的家庭条件极不满意。于是他专门安排了一次前往十王宅的“突击检查”:发现庭院没有扫,乐器尘封,而且连一个嫔妃都没有供应。李隆基怒不可遏,对高力士大喊道:“我儿住的地方如此寒酸,你们干嘛不告诉我?”于是高力士就安排了五名美貌的民间女子前来陪伴他们。

高力士认为从民间选人可能会招来非议,不如在掖廷宫里挑选若干犯官女子,充当亲王们的随侍。李隆基考虑了一下,表示同意,于是三名女子被选中,而吴氏就是其中之一。吴氏跟李嗣升结婚后,儿子李俶就在十王宅里愉快地度过了童年。

李嗣升和吴氏刚在一起没多久,有一个晚上,吴氏半夜醒来,根本没法入睡。李嗣升问她:“深夜不睡觉,发生什么事情了?”吴氏回答:“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位天神来到人间,在我右胁处刺了一剑,痛得我醒了过来。”李嗣升点亮灯光,仔细一看,发现吴氏肋下仿佛有一道剑伤痕迹。不久之后,吴氏生下了李嗣升的长子。

孩子出生三天后,李隆基要求将他抱进宫中沐浴。由于这孩子身体虚弱,保姆就把其他皇子的儿子拿过来一起洗澡。李隆基感到不悦,保姆赶紧跪下请罪,并详细解释了缘由。李隆基说:“没关系,把真的拿来。”他看到李嗣升的长子后非常高兴,仔细端详着孩子,说:“这个孩子性格比他父亲更加幸福。”于是他给孩子取名为李俶,俶字意为美好。

  李俶两岁时,他的母亲吴氏不幸过世,年仅十八岁。从小失去母亲的他,后来成长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

李嗣升和父亲的生活十分艰辛,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写字。其中,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礼经》和《易经》。这样的苦行生活持续了十年,直到有一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转机。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太子李瑛在武惠妃与李林甫的排挤之下被李隆基赐死。武惠妃想把她的儿子寿王李瑁推为太子,但李隆基一直未有定论。直到年底,武惠妃因病去世,寿王李瑁的太子之梦破灭。接着,在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李隆基听从高力士的建议,立忠王李玙为太子,而这位忠王就是陕王李嗣升。

在李玙成为太子之前,李俶在李隆基的百余位皇孙中并不出众。但是,自从李玙成为太子,李俶成为了嫡长孙,而且逐渐进入了圣人的视野。李隆基经常召见他,关心他的学习生活。由于他懂得“仁孝温恭,动必由礼”,听话懂事,不像野孩子般顽皮,所以李隆基非常喜欢他。李隆基老了,不喜欢小孩子跑来跑去,太闹腾了。

李玙被立为太子后,改名李亨,意思是通达。但是,李亨本人并不通达。在唐朝历代太子频频篡位的背景下,李隆基格外小心谨慎,一直监视着太子的行为。李林甫和程元挽等人纷纷支持太子李亨,希望他早日继位。但是,李隆基却不愿以权力换取死后名声的短暂繁华。他终于在李玙逐渐成熟后,毫不犹豫地把皇位传给了他,也就是后来的唐玄宗。

曾有杨国忠相继上任,他们总是揣摩朝廷的意图,处处设置陷阱,给李亨制造麻烦。他们的所作所为导致李亨两次离婚,对他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刺激。在这段时间里,李俶目睹了父亲的悲惨遭遇,于是对杨国忠和他们领导的朝廷充满了仇恨之情。

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初九那天,安禄山起兵了。渔阳鼙鼓声震天地,惊破了霓裳羽衣曲,隔年五月,潼关失陷。李隆基带着他的诸位王爷和诸多杨家人赶忙撤退。他们护送了三千余名禁军,其中有两千人是由广平王李俶和建宁王李倓(李亨孙子)率领的精锐禁军。“他们的亲信士兵在旁扈从。” 李俶有着“沉沉的大志”和“喜怒不形于色”的特征。而他的侄孙李倓则有不同寻常的“英毅才略”和“善于骑射”。李俶当时已经30岁,而李倓则27岁,正是事业的黄金时期。

当李隆基和他的队伍到达马嵬驿时,禁军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饭,对此表示不满和怨声载道。禁军统领陈玄礼生怕禁军内部产生变乱,因此开始直接人身攻击李隆基。他联系了高力士商议之后,他们决定去找太子李亨的亲信太监李辅国,让他转告李亨准备把杨国忠除掉,以缓解禁军内部的怨气。但是,李亨被李隆基骂了这么多年,他已经被吓住了,因此在犹豫不决。这时,李俶和李倓抓住了机会,他们明白,即使勉强护送禁军到了西蜀,西蜀仍然是杨国忠的地盘,他们也没有好结果。于是,兄弟俩和陈玄礼暗中接头,李倓派麾下的死士张小敬先撞下杨国忠,然后逼死了杨贵妃。接着,诸杨被消灭,下一步该怎么做就成了难题。

毕竟,太子李亨是马嵬驿之变的幕后支持者。如果到了西蜀,李隆基会回来找他算账。李亨父子将面临死路一条的危险。于是,李俶暗中指使自己的亲信,安排附近的百姓来拦住李亨,让他无法离开。李倓告诉李亨,如果他们进了蜀地,那么大唐就完了。毕竟,自古以来,入蜀容易出蜀难。 李亨应该广泛征集豪杰,找郭子仪和李光弼,一起收复河山。李亨询问李俶的看法,而李俶也同意三弟的看法。因此,李亨和李隆基分道扬镳,最终来到了甘肃灵武。

李倓勇武善战,一天能打多次,他的铁衣染满了鲜血,深深得到了军心。李亨称帝后,想任命李倓为天下兵马元帅,但是李辅国提议让李俶担任此职。李亨解释说,李俶已经成为太子,何必再做元帅呢? 但是李辅国解释说,太子是要出去抚军的,而元帅就是抚军的头衔,所以让太子当元帅最合适吧。李亨听了后,让李俶担任天下兵马的总统,而让李倓担任禁军的统领。

这个故事与唐初的李渊、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故事非常相似。李世民也是英勇善战、立下无数战功,魏征劝告李建成亲自掌握军队,以防李世民夺取太子之位。然而,李世民已经势力强大,难以遏制,最后导致了玄武门之变。因此,李辅国提出的正确建议,可以防止这类悲剧再次发生。不久之后,张皇后和李辅国向李亨表示,李倓一直在怨恨自己不能统领兵权,整日郁郁寡欢,所以李亨决定赐死李倓。第二年,李亨向李泌提起李倓时,他一脸悲伤,表示李倓确实具有功勋,只是被一些坏人所蒙蔽,想要伤害他的哥哥。为了大唐的未来,他只好让李倓去了。然而,李泌告诉李亨,兄弟之间感情好得很,而李俶现在每次提起弟弟都会痛哭流涕。你被人骗了。李亨听了这话,眼泪如雨般下落,但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不久之后,李俶改名李豫后即位,追谥李倓为承天皇帝。李泌说,当年李隆基追谥大哥李成器为让皇帝,这事办得好。然而,当李倓的灵柩要出城门时,却无法通过。大家束手无策。李豫对李泌说,也许李倓心中有怨恨,你亲自前去,替他表达功劳。李泌就亲自写了两篇致吊文,并叫挽士高声唱哀歌,这样李倓的灵柩才得以安然离去。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无不泪流满面。吕思勉说,李豫为什么要追谥李倓为承天皇帝呢?无疑是心中有愧。当年,李倓就是被他和李辅国合谋害死的。如果他与此无关,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毕竟李倓并没有任何亏欠他。因此,此举是他为自己的罪行赎罪。

在李亨驾崩前夕,张皇后向李豫透露,李辅国是个大奸臣,逼死太上皇,罪恶滔天,现在她打算与程元振联手,除掉他。但李豫含泪表示,他父亲病危,而他们二人都是他父亲的功臣,将他们除掉会让他父亲受到惊吓,这是不能接受的。张皇后让他回去,再好好考虑。回到宫中后,这个秘密不知道是怎么泄露的,竟然被程元振知晓了。程元振便向李辅国告密,二人一力扫除了张皇后的党羽,当天晚上,李亨便离世了,李豫接替位于皇位。

张皇后的这一行为被称为“与虎谋皮”。李辅国和程元振一直是李豫的得力助手,她却想让李豫除掉这两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算他们真的谋反,毕竟只是太监,好收拾的。若是张皇后将来得势,恐怕就会成为下一个武则天,李唐家族则会像韦皇后、太平公主等几个女人那样被害惨。

李亨驾崩后,李豫继位为皇帝。然而,李辅国却越发肆无忌惮,甚至对李豫说:“我们只需要专注于内务,外事就听我的”。他要求李豫做好他应该做的事,而他则会在背后掌控一切。然而,李豫并不是傀儡,心中默默反抗,他决定不与李辅国合作。

李豫当上了皇帝,而李辅国越来越猖狂,告诉李豫:“大家就待在禁中,外事听老奴使唤”。他要李豫好好当一个傀儡,不要胡乱插手政事。李豫心中满怀怒火,但表面上还是说:“这太好了,你是我的尚父。周武王的首席大臣就是姜子牙,所以我凡事都要向你请教。”他让李辅国在外面表现得平静自若,而群臣则要先去拜访他。在这种情况下,李辅国还是能够顺利应对的。

不久之后,李豫取消了李辅国的兵权,并让程元振代替他,同时封李辅国为博陆王。李辅国感到恐慌,他进宫道歉,语气心存悔意地说:“老奴实在想多了。”(“老奴”是指李辅国自称的官职)。

有一次,太监钦点李辅国在宫中居住时,他却猖狂地喊道:“我不听你的,你让我死就死吧。我只服永昌公主和安禄山!”这句话让李豫深感厌烦,他默默祝愿这个太监早点去死,但嘴上却说:“尚父辛苦了,让我来替你分忧吧。”

过了三个月,一名盗贼深夜闯入李辅国的府邸,砍下了他的头和一条胳膊,然后逃逸了。李豫让有司追捕盗贼,同时让人准备一个木头脑袋,把李辅国安葬了。一些人说,这件事情是李豫安排使然的。

此后不久,李豫使用同样的手段陆续制服了大太监程元振、鱼朝恩和权臣元载,终于将李隆基晚年失去的君权全部夺回。

郭子仪当权朝野,他的儿子郭暧娶了李豫的女儿升平公主。一天,夫妻两人吵架了,郭暧说:“你只不过是利用你父亲的皇位来压制我而已。但我告诉你,就算是我父亲成为皇帝,他也看不起你们这些人。”说完,他打了公主一巴掌。公主愤怒地哭着来到宫中,向李豫诉说了这件事。李豫沉默了一会儿,说:李豫听了升平公主的诉说,深吸了一口气,深思熟虑后说:“郭暧说得对。如果郭子仪想当皇帝,那就与我们无关了。你回去,好好和郭暧相处,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

得知此事的郭子仪大为震惊,立马将郭暧囚禁起来,请求李豫的宽恕。然而,李豫却视之为小两口间的争吵,开玩笑般地说:“鄙谚有云,不痴不聋,不作家翁。这点小事,不值一提。你回家好好教育你的儿子吧。”郭子仪回到家中,却几乎将郭暧打死。

没过多久,郭子仪的祖坟被人掘开。李豫询问郭子仪,他说:“这都是我不积德所致,我的统兵之路让多少人家的祖坟遭了毒手。现在,我的祖坟也被掘了,这是因果报应。”

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李豫的安排,就像没有证据证明李倓、张皇后和李辅国的死与他有关一样。但是,这件事情却如此地发生了。

在临终的时候,李豫想起他那不得安眠的弟弟,同时看着被掘开的祖坟,心中非常愧疚。这就是所谓的临死前的话,说得确实恰到好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