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据长安,分裂了唐朝政权,进入五代乱世。当年我还年轻,活力充沛,担任唐朝皇帝不久。可惜这个职位也没坐满一年,我就成为了一位逃亡的皇帝。880年11月,不久我选官结束,黄巢军攻陷洛阳,还拿下了潼关,迫近长安城。当时我和官员们束手无策,相互哭泣,卢携害怕得不敢再待在朝中。田令孜领五百神策军仓促带着我和少数宗室亲王逃离开京城,先逃到了山南(今陕西汉中),又来到了四川。这样一来,我成为了唐朝历史上第二位躲到四川的皇帝。后来唐末的诗人罗隐,韦庄都为我逃亡的经历写下了诗篇。我在不断的逃亡中度过了整整四年,直到黄巢军败退,唐朝政权也彻底崩溃了。五代时期,李昌符据凤翔,王重创据长安,唐朝的统治者们分裂了政权,这是唐朝数百年来受到的最严重的打击,也成为了五代乱世的开始。当年藩镇割据,各有所图,互相攻伐。我看着大唐王朝没落,对未来感到忧心。加上藩镇与朝廷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导致整个朝廷无法掌控局面,只掌握了河西、山南、剑南和岭南西道数十州。唐僖宗当时以正统为神圣使命,试图拉拢王重荣和李克用,同时密令王行瑜率领大军夺回长安。在光启二年的十二月,王行瑜成功斩杀了朱玫和他的党羽,又放纵士兵大肆掠夺抢劫。那年冬天特别冷,雪花结成厚厚的冰层,长安市到处都是积雪。王行瑜带兵进城,当天夜晚非常寒冷,长安市被掠夺而冻死的百姓尸体横陈,场面十分惨烈。一些官员护送襄王李煴逃往河中,王重荣伪装热情地迎接他们,然后抓住了李煴并杀了他。王重荣把李煴的首级装进盒子,送回给居住在其他地方的我的父亲(唐僖宗)看。这十四年,我作为唐朝皇帝,经历了许多灾难和事故。为了躲避藩镇的威胁,我几度逃离长安,流离失所。我不得不接受唐朝部分领袖的要求,分割领土和权利。这种局面导致唐朝王朝失去了统一和稳定。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试图恢复朝廷的稳定和权力,但由于藩镇割据和朝廷的薄弱,我的努力最终失败了。光启四年二月,我因病回到长安并發布大赦,易名为“文德”。然而我得了病,文德元年三月六日,年仅二十七岁的我离开了人世,经历了颠沛流离。幸运的是,我在长安皇宫的武德殿驾崩,并于当年十二月葬在靖陵。从我的一生可以看出,一开始我可以算是一个张扬嬉戏的小皇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成为了一个不得已四处逃亡的弱皇帝。尽管我没有以维护国家为己任,但我也不是一个只会放纵享乐的昏君。我承认自己在当皇帝方面天赋不足,没有治国理政的才能。我只会嬉戏游乐,一点都不像应该当皇帝的材料。但我不幸地坐在大唐王朝陷入绝境的火山口上,童年的荒唐时期让我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育和培训。幸运的是,我活了二十七年,天不假寿予我,并且我的祖宗基业没有在我手上结束,这应该算是我的造化。但我知道,接下来的继承人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辉煌王朝大唐的灭亡,注定成为历史的大趋势了,除非有奇迹出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