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最后一位皇帝(小朝廷未算),宋恭帝赵隰,三岁即位,五岁在谢太皇太后怀里跟着降元。命好,没被嗜杀的蒙古人杀掉,还被忽必烈封了个瀛国公——话说这末代君王,侥幸逃了条性命且被新朝所封的,封号大抵都是讥讽意味浓烈。如刘禅被封安乐公,盖言其只会玩乐不能治国啊——而这个瀛国公,虽然瀛字是有三点水的,读起来,却跟输赢的赢一个音。他家宋室,明明是输了,天天叫他瀛国公,时时暗示你就是个俘虏,宋朝三百多年基业,都毁你手里啦——这对人心是多大的打击?虽然,那时他还根本不懂事,完全不必替宋朝的灭亡负责。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明末明初衡所撰的《庚申外史》中载,合尊在甘肃张掖甘州山寺驻锡时,当地的赵王送了他个回回女子迈来迪,两人生了个可爱的儿子。后来的元明宗过此地,见之,大爱,过继为子,连他母亲一起带了去。这孩子,后来就是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妥欢帖木尔。难怪再后来,朱元璋供奉历代皇帝时,总觉得妥欢的相貌与赵隰很像呢,寻访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是他的父亲。

这自然是文人们的乱言。朱元璋又没见过赵隰,纵他有画帝王像,也是孩童时的样子吧,几十岁的妥欢,跟他能像吗?

联系到金庸说乾隆是陈阁老的儿子,便能看出来,武力虽不如人,但咱们,文才,还是很能将敌人打败的。你们不很厉害吗?你们的皇帝,到底,是咱汉家的子孙啊!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