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佑八年(1064),仁宗因病驾崩,遗命赵曙登基。已被闲置十六年之久的赵曙闻诏后,惊恐不安,怀疑消息有假,况且出身藩王,稍有不慎便会成为皇位更替斗争的牺牲品,遂佯装称病,坚辞不出。仁宗皇后令同判大宗正事安国公从古等前往谕旨,赵曙死活不肯起床,以病推辞。

宣和七年(1126),金军分道南下,一路势如破竹,宋军腐化已久不能有效抵御,非溃即降,河北土地沦丧。徽宗见金军势强,惊吓得肝胆俱裂。为推卸河北沦陷的罪责,他便急欲退位于太子,令其充当替罪羊。同年十二月,徽宗下诏令皇太子嗣位,自己改称“道君皇帝”,以示禅让之意;同时他命人备好车驾,随时打算南奔逃命。

网络配图

赵桓继位后,立妃朱氏为皇后,上徽宗尊号为“教主道君太上皇帝”,太后为“道君太上皇后”,改元靖康,以示安宁康泰之意。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金军攻陷汴京,父子二人皆被俘虏北上,后来死在异域苦寒之地,结局悲惨。

宁宗赵扩,宋朝第十三帝,光宗次子。乾道四年(1169)十月生于恭王府邸,绍熙元年(1190)封为嘉王。赵扩之父光宗为孝宗第三子,封恭王。淳熙十六年(1189),孝宗因长子病逝,以恭王“英武类己”,便越过次子禅位于光宗。光宗继位之初尚对父亲恪尽孝道,然而皇后李凤娘骄横跋扈,时时以挟制皇帝自命。

赵汝愚得到吴氏懿旨,劝进赵扩登基,括唯恐步其父不孝后尘,为天下唾骂,极力推辞道:“恐负不孝名。”七月五日,太皇太后命人宣嘉王进重华宫即皇帝位,不待其同意与否,强行拥入宫内,扩惊慌欲哭,想夺门而逃。赵汝愚率百官再拜,赵扩仍旧痛哭流涕,极尽哀戚,起坐都要内侍扶掖。

皇帝这块宝座竟成了烫手的香芋,人人推之。其实也情有可原,如果是在盛世,社会稳定,人民团结,这皇位得抢着做。可是像这样上个皇帝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换做是谁,谁都不想接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