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元年(762年)4月20日,代宗在灵柩前即位。 经过一番波折,代宗开始亲自执政。 他上台后颁布的第一道圣旨就是任命奉节郡王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 俗话说“国大事,兵马为先”。 这一天,是宝应元年(762年)4月25日。

可见代宗即位后,确实把平叛当成了一项重要任务。 他在部署平叛的过程中,还调整了朝廷上下、朝廷内外的人事关系。 今年5月丹凤楼颁布的特赦文件就已经透露了这一意图。 可以注意到的内容是:玄宗时期被废为庶人的王皇后、应亲王、鄂王曜、光王举等人都恢复了爵位,被废为庶人的雍王霖等人也都恢复了爵位。普通百姓也因其良好的军事技能而获得免罪。 。 代宗的良苦用心似乎是想通过平反皇室成员来整理玄宗、肃宗时期的政治遗产,以寻求前进的道路。 如果代宗能够顺着这个思路顺利进行,然后在平叛时期利用肃宗复兴计划的余影,或许就无法获得一个很好的机会来突破,刷新自己,实现全面的全面发展。再生。 然而,由于内政复杂,外敌困难,特别是宦官权力过度扩张,代宗的努力刚刚出现一线希望就化为泡影。 这不能不说是大唐帝国的悲剧。

代宗即位之初,宦官权力的扩张引发了一些敏感问题。 李辅国对自己的功绩非常自豪,曾对代宗说:“大家只管坐在里面,让老奴处理外事。” 他嚣张又嚣张。 代宗因此很不高兴,表面上却不得不尊重他,暗地里却利用程元祯来对付他,后来还在他家中刺杀了李辅国。

宝应二年(763年)正月,安史叛乱最后主犯石朝义山穷水尽,自缢身亡。 不久,投降将军李怀先送首级到京师。 罪魁被授首长,大功告成。 唐朝兵马全部凯旋归来。

石朝义的死,标志着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终于被平息。 这八年时间,不仅玄宗、肃宗各自下地狱,唐朝皇帝更迭了三代,叛乱的罪魁祸首也换成了两个姓氏(安、石)父子(安)。庐山、安庆绪、史思明、史朝义)。 )。 代宗完成了肃宗未完成的事情,终于可以安慰祖先了,松了一口气。 全国黎族人民仿佛一夜之间忘记了战争和战争的痛苦,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欢呼雀跃。 杜甫在子州(今四川三台)闻讯后的《闻御军取河南、河北》诗就是一个极好的写照:

剑外,忽传姬北被收,初听,衣衫皆泪。

但看到妻子忧心忡忡的地方,她写诗着书,充满了喜悦和喜悦。

白天要唱歌,就需要酗酒。 青春是归家的好伴侣。

也就是说,从巴峡经过巫峡,然后下至襄阳,向洛阳进发。

民众的欢呼声让人们暂时忘记了镇压叛乱所付出的惨重代价。 不说别的,石朝义刚刚撤出洛阳,收复洛阳的回纥兵就抢劫杀戮数千人,城内大火十余天不灭。 朔方军和神策军也将洛阳等地长期留在敌手之中,火上浇油。 他们抢劫、抢劫了三个月才停止。 反叛军所过之处,城镇化为废墟,房屋全部被毁。 时值隆冬,百姓饥寒交迫。 有的甚至用纸当衣服来御风御寒,令人心碎。

代宗时期的帝国千疮百孔,万事俱备,人口流失,土地荒凉,吃人的悲剧时有发生。 天灾人祸、饥荒和瘟疫肆虐着本已萧条的城市和乡村。 郭子仪曾向代宗描述河南杜集满目疮痍、人烟稀少的荒凉荒凉的情况。 两都失守后,为了平息叛乱,河西、陇右、安西、北亭等地边防部队不得不陆续东调,导致西北边防和吐蕃、党项等人趁机屡次制造内乱。 各国外宾身着军装、各国人民来朝访问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和、陇地区的陷落以及东北平陆镇的南迁,逐渐压缩了天宝以来形成的综合边防圈。 由此产生的边境民族局势的变化给唐朝的国防和内政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 。

平叛战争尚未结束,浙东台州(今浙江临海)等地就爆发了袁潮起义。 江南大大小小的地方动乱,无疑加大了代宗时期朝廷的压力; 平叛胜利后,禁军尚未凯旋回朝,吐蕃大军就侵入关中,渡过渭水,进入长安。 代宗仓皇逃出陕州。 这件事让戴宗超更加为难,雪上加霜。 再加上河北投降将领的反叛和劫持叛将普谷怀恩等人导致叛乱,这让唐朝更加尴尬。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