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木匠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皇帝/

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匠皇帝_明朝皇帝/

明朝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匠皇帝/

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匠皇帝_明朝皇帝/

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皇帝_明朝木匠皇帝/

明朝第十三位皇帝万历皇帝朱翊钧

明神宗朱翊钧(1563年—1620年),明朝第十三位皇帝,明穆宗朱载和第三子。 隆庆六年(1572年),穆宗去世,10岁的朱翊钧即位,年号万历。 他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8月17日,朱翊钧出生于豫亲王府。 他是穆宗朱载和的第三子。 穆宗有四个儿子。 长子朱以一、次子朱以谦均早逝。 第四子朱宜六、朱宜均,皆为李氏所生。 朱翊君的诞生,给豫亲王府带来了欢乐。 宫殿里张灯结彩,五光十色,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 非常热闹。 然而,这种喜庆的气氛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人自危的恐怖现象。 原来,朱翊钧的祖父嘉靖皇帝对于孙子的出生并不高兴,反而感到怨恨。 所以,没有人敢向皇帝报告朱翊钧的出生,更不敢给他点名。 直到他5岁的时候,皇帝的孙子才被封为朱翊钧。 穆宗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君。意思是圣王掌控天下,就像君掌控法器一样,意义重大。 你永远不应该忘记它。

万历皇帝是穆宗唯一的儿子。 隆庆二年(1568年)3月11日,朱翊钧被立为太子,在东宫即位。 万历的生母李太后出身卑微,原本是宫女。 后来,她的母亲因为儿子更有才华,被晋升为贵妃。 太子是未来的皇帝。 未来治理国家、治理人民,必须从小接受教育,了解历代皇帝治国的经验教训,熟悉朝廷的法律典故,掌握驾驭能力。他的科目。 万历皇帝虽然年轻,但很明白这个道理。 穆宗任命一批大臣为导师,辅导他的学业。 朱翊君学习非常刻苦。 他的母亲李氏“教子甚严,皇帝不读书,就召使臣下跪。每次皇帝进殿宴席,都命大臣上前赐礼”。到了朝朝时间,五点钟,他就到皇帝的寝宫去,喊一声:“皇帝”起身,吩咐皇帝坐在自己的左右两侧,拿些水来。 ”洗了把脸,然后上车出去。”由于关管的悉心教导,李太后的严格管教,以及他自己的努力,万历皇帝随着年龄的增长,学到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后来他自己也经常自豪地说:“我五岁就能读书了。”

隆庆六年(1572年)5月22日,宫中传来隆庆皇帝病重的消息。 25日,内阁学士高拱、张居正、高乙被召入宫。 高拱等人进了宫东厢房,只见隆庆帝坐在御榻上。 榻旁帘后,是陈皇后和丽妃。 皇榻右侧,立着十岁的皇子朱翊钧。 隆庆帝抓住高拱的手,让他在危机时刻独自一人,“用全世界来让他疲倦”。 担任司仪的太监冯保向太子朱翊钧宣读了遗旨:“遗旨在太子那里,我不能再做了,就看皇上您的了。”应当按照礼仪和部门的指示办事,必须听从三侍郎、司仪的指导,学习修德,用才用才,不闲事,保护公事。皇帝的遗产。” 受托后,三个光棍都忍住了眼泪。 第二天,隆庆帝在干清宫病逝。 农历六月初十,太子朱翊钧正式即位,次年改元万历。

明神宗即位后,在读书方面也从一开始就坚持遵循祖先的旧制度,包括每天讲学、御宴、阅读传记史书等。 在明朝的皇帝中,除了太祖之外,像神宗这样的人确实很少见。 万历朝人沈德福记载,神宗即位后,听从内阁首席大臣张居正的建议,每日日出时到文华宫听儒臣讲论。读经文。 然后休息片刻,回到讲座,再看历史书。 午餐结束后返回皇宫。 仅每月三、六、九日暂免听课、读书。 此外,即使在隆冬和盛夏,天气也不会停止。 故十年来,“圣学日日更新,平治已成。昔日英宗皇帝亦于右崇,初未闻之”。三阳王日夜受命,王振得以盗国,差点危及宗门社会。今日若早年努力,则可长存。

明神宗即位后,摆在他面前的一个突出问题是“群臣相争,门户渐开,而皇帝未能振兴朝堂,纠正旧习”。 ”。 未来这个问题将会变得更加严重。 根据隆庆帝的安排,高拱为外朝最高大臣; 在宫中,朱翊钧自然是倚重冯宝。 然而,冯保和高拱的关系却很不好。 此前,掌管礼部太监的太监职位出现了空缺。 高拱先后推荐了陈弘、孟冲,却不愿意冯保担任掌管太监的太监。 神宗本人也在登基圣旨中嘱咐他们:我在崇年,依靠近亲文武界的圣人,“齐心协理”,“与民同治”。 ”

冯保学识渊博,彬彬有礼,还爱好音乐、棋艺、书画。 他很有修养,因此很受隆庆帝的喜爱。 冯保利用皇权更迭之间的权力真空,轻松通过了一道遗旨,驱逐了孟冲,成为了掌中太监。 不过,对于高拱来说,冯保自然是想快点除掉他。 在高拱的授意下,工科全部交给石忠、程文,民政科目全部交给石尊,礼科全部交给石忠。 卢树德开始弹劾冯保。 结果,政治斗争不可避免。 在这场斗争中,冲突双方是冯保和高拱,而张居正表面上是帮助高拱的。 但事实上,张居正与冯保的关系非常密切,早就打算赶走高拱。

明穆宗末年,高拱为内阁大臣。 高拱“刚直高傲”,“多持偏颇意见”,说话随意,常常因此得罪人。 他和徐杰有矛盾。 徐阶感谢政府回国后,高拱“不遗余力地镇压徐阶”。 为此,他与张居正关系破裂,反目成仇。 高拱执掌内阁,坚持反对宦官越权。 为此,他得罪了当时朝廷中颇受欢迎的太监冯保。 冯宝燧与张居正内外勾结,欲杀高拱。 穆宗去世后,高拱认为他年轻的国家正处于危险之中。 当他痛哭时,他说:“十岁的王子如何统治世界?” 神宗即位后,冯保歪曲了这句话,改为“高拱说,一个十岁的孩子,怎能做决定一切的皇帝呢?” 神宗闻言,“对专制权力的怀疑,深植于皇帝心中”。 他没有向高拱询问他所说的背景以及是否属实。 隆庆六年(1572年)6月16日罢免其职,代之为张居正。 此后神宗在位四十八年,始终坚持行使自己的权威。 他说:“如果我放弃它,夺走它,没有朝廷的帮助,我如何能够统治世界!” 高拱一走,高邑大惊,三天后吐血而死。 三位内阁大臣中,只剩下张居正一人。 与此同时,经济和政治问题也在不断堆积。 面对这些困难,万历皇帝并没有退缩。 为了“永远巩固皇位”,他牢牢掌握“用人唯己”的大权,以“少年皇帝”的风范在朝堂上夺取生死。 他努力执政和实施新政。 神宗在位的头十年,立下了赫赫战功。

张居正出任内阁首席大臣后,神宗将内廷事务托付给冯保,“大崩受托负责”。 张居正不仅被委以重任,而且受到极大的尊重和礼遇。 他总是称呼他为“张元福先生”或“张先生”,从不直呼其名。 隆庆六年(1572年)6月19日,张居正上任没几天,神宗就在月台(即左后门)单独召见他,商议大策。 由于明穆宗皇帝在位期间从未召见过大臣,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让朝廷官员看到了神宗治国的精神和决心,也大大提高了张居正的威信。

明神宗从思想和行动上全力支持张居正,共同推行变法,推行新政。 政治改革的主要措施是万历元年(1573年)实行的漳州“考试法”。 它是针对官僚主义和文献主义而提出的,旨在“尊重主权、教官尽责、信任赏罚、下达命令”,以提高政府机构的效率。 按照考试法的要求,一切工作必须全日制、限量完成; 监督层层落实,人人有责。 明神宗说:“如果考试不成功,怎么能取得好成绩呢。” 当时神宗因为年轻,对祖制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后来他才意识到张居正的势力太大了,“差点惊动了师父”。 这无疑是一个重要原因。

经济领域的改革,一是在全国范围内清理土地所有权; 二是推广“一鞭法”。 这是万历初年整个社会改革的中心环节,也是最有意义、最有成就的一环。 清章天目,又称“清章天目”,意在纠正土地制度的混乱。 这是继洪武王朝之后的又一次全国性的土地清理。 万历六年(1578年)十一月,明神宗下令在福建试点。 中心问题是改变有地者不交税粮、无地者受补偿的奇怪现象,使亩地与税粮挂钩。 由于明神宗的明确态度和张居正的有效指导和坚决消除阻力,试点工作进展顺利。 到万历八年(1580年)九月,福建“清漳田粮工程竣工”。 神宗和张居正趁势,趁热打铁,立即将清章传遍全国。 户部制定了张朝的范围、职责、政策、办法、收费、期限等八项规定,于同年11月下发各地。 到万历十年(1582年)十二月,各省已基本完成三年期,总支出增加140万公顷以上。 “一鞭法”的推行是当时经济改革的又一亮点。 万历九年(1581年),全国各地“实行”鞭法。 这标志着整个张居正变法取得了重大胜利。

万历王朝的前10年,在年轻皇帝的支持下,张居正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政治经济改革。 政府面貌焕然一新,经济形势大为改善。 万历十年(1582年)六月,名臣张居正病逝,神宗开始亲自执政。 这次改革始于万历元年(1573年),基本结束于万历十年。 它是明代中叶以来地主阶级改革自救运动的延续和发展,也是明末政治经济关系新变化的深刻反映。 其范围涵盖政治和经济方面。 具体步骤是,前五年以政治改革为主,后五年以经济改革为主。 十年改革取得巨大成就,扭转了正德、嘉靖以来形成的颓势。

朱翊钧上任后,主持了著名的“万历三大远征”。 明朝在西北、西南边疆和朝鲜发动了三次大规模军事行动; 分别是李如松(李成梁长子)平息蒙古叛乱的宁夏之战,以及李如松、马贵抗击日本丰臣秀吉政权入侵朝鲜的战役。 亳州之战,李化龙平息了苗族土司杨应龙的叛乱,巩固了汉族的疆土。 后人证明,虽然各路军队都取得了胜利,但军费开支却是巨大的。 三大征的实际军费全部由内部经费和太仓仓库拨付。 三大征结束后,内部资金和太仓仓库里还有白银存款。

万历十四年(1586年)十一月,朱翊钧开始沉迷于酒色(有人说他吸食鸦片)。 后来,他因立太子之事与内阁发生了十几年的争执。 最终,他索性三十年不出宫,不理政事,不去郊外,不上庙,不上朝,不见他,不批评,不说话。出去。 万历十七年(1589年),朱翊钧不再接待朝臣,内阁中出现“人滞于官”、“曹署多而空”的现象。 万历十年(1582年)三月,朱翊钧效仿祖父世宗,在民间选妃,一日娶“九妃”。 而且,神宗在玩弄女人的同时,也玩弄年轻太监。 当时,宫里有10位非常英俊的太监,他们专心致志地“在皇帝面前做事,或者在皇帝身边躺着受恩”,被称为“十帅太监”。 因此,罗玉仁的奏疏中有“幸十壮士开欺门”的批评,与当时的荒唐武宗有些相似。 至于贪财,神宗是明朝皇帝中最出名的。 他上任后,没收了冯保、张居正的财产,并让太监张诚将他们全部迁入宫中,置于自己的管辖之下。 为了掠夺金钱,他派太监当矿税稽查员,到处搜刮人民的财宝。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京师右副都御史谢桀批评朱翊钧政务闲置,主政时不如前:“陛下孝顺他。”父母,尊祖,好学,勤奋,敬天,爱民,节约开支,听民心声。” 朱翊钧在位中期以后,入阁的朝廷官员都不知道皇帝长啥样了。虽然包括虞在内的国家四大重臣申行、赵志高、张伟、沉一官,不愁政事,却无事可做,只能靠数太阳影子的长度来打发执勤的时间。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南京各御史写道:“台湾省空。 那些致力于废除它的人已经掌权。 皇帝隐居二十多年,从未接见过任何大臣。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十一月,“高官十有六七”。该部和寺庙的官员失踪。 一连数年,六科仅剩四人,十三科只剩下五人。 ”

万历中期后虽然没有上朝,但没有宦官造反,没有外戚干政,也没有严嵩这样的奸臣。 朝廷内部的党争也得到了控制。 万历对日本侵朝、女真入侵、围城案十分关心。 大家纷纷回应,说他们虽然不理一般的政府事务,但仍然关心国家大事,通过一定的方式控制政府。

明神宗晚年体弱,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因此,朱翊钧在位期间,很少上朝。 他处理政事的主要方式,是以法令的形式下达给下面的官员。 “万历三大征”中的重大边境问题都是以法令的形式处理的,而不是像大臣们希望的那样以“召权”的形式处理。 三大战役结束后,朱翊钧似乎对大臣们批奏疏更不感兴趣了。

朱翊钧的闲散确实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愿意上朝听政;第二个阶段是他不愿意上朝听政;第二个阶段是他不愿意上朝听政;第二个阶段是他不愿意上朝听政。 后一个阶段是连大臣奏折都不批,干脆“留在中国”而不发。 但根据明朝制度,皇帝是政府的唯一决策者。 一旦皇帝不愿意处理,又不轻易授权太监或大臣,整个文官政府的运作就可能陷入瘫痪。 当时朱翊钧在上层劳累,在下层百官奋战。 这是万历末年官场的大势。 官僚体系中党派众多,派系之争日趋激烈,互相不和。 东林党、玄党、坤党、齐党、浙党有很多名称。 正如梁启超所说,明末的党争就像董衡先生的两派之争。 明朝灭亡后,他们一起打倒了他们。 这样的恶果,或许并不是朱翊君的懒惰造成的。

当东林党争不休之际,明神宗因暗恋郑贵妃之子朱常洵、福王朱常洵,坚持要求他的宫殿和田地为“四万公顷”,才被允许离开首都。 于是,朝廷上又一场长达七八年的关于福王的土地和村庄的纠纷开始了。 洛阳这片福王之地,才过去一年的时间。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发生了明末历史上另一起著名的袭坎事件。 肇事者是冀州人张差。 ,史称“城堡袭击”。 该案是明末三大案件(袭人案、红丸案、迁宫案)中的第一起也是最重要的案件。 外人闯入皇宫。 这种事情在明朝时常发生。 仅万历朝就有几起案件,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当时,对于这起“袭击案”,存在着两种完全相反的观点。 一个人认为张茶是个疯子,这是一个意外; 另一方则认为张差不是疯子,是明神宗宠妃郑贵妃故意加害皇太子朱常洛的阴谋。 起初,太子也认为“必有使者”。 此时,郑贵妃连连对天发誓,自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明神宗见此事牵扯到郑家,多年来人们都在议论他没有善待太子。 他觉得事情很严重,害怕被烧伤。 他很快亲自将张差定为“疯狂的叛徒”,并下令“不得连累无辜”。 “祸害天和”,只有张差和与他有关的宦官庞豹、刘成被处决。 而专门为此,他在同月28日,一反常态地二十五年来首次召见大臣,宣布命令,草草了结此案。

正当明神宗炎帝深陷宫廷,“不顾一切”,引起从内廷到外廷的动乱时,辽东后金王朝迅速崛起,不断出兵南侵,发起进攻。论明军。 辽东战争爆发。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正月初一,后金政权正式建立,最终成为明朝的主要威胁。 此后,明朝辽东局势也每况愈下。 尤其是辽朝东征援朝和让高槐陷入混乱的矿税之后,辽东边防空虚,军民水深火热,给养困难。 加之明神宗用人不当,明军屡战屡败。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三月,萨尔浒之战,明军四军三军全军覆没,损失兵力九万,彻底溃败。 辽东战争每年需要白银超过四百万两。 为了应对这笔巨额军费,明神宗从万历四十六年九月起,三下命令增加全国田赋,史称“辽税”。 明朝末年,开始增设三饷(辽饷、镇饷、廉饷)。 追加的派系不但无济于事,反而引起全国人民的强烈不满,纷纷跳入反明朝的革命洪流中。 明神宗本人也因此郁闷、皱眉。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万历皇帝朱翊钧驾崩,皇太子朱常洛继位。 朱翊钧是明朝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在明朝历史上,万历时代持续了近48年。 事实上,如果不是朱翊钧的儿子朱常洛即位一个月后就去世,万历王朝已经持续了整整48年,即从公元1573年到1620年。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八月朱常洛即位,九月去世。 大臣们建议,太昌元年应在万历四十八年八月之后,以纪念这位短命的皇帝。 因此,万历年间还不到48岁。

明定陵位于北京市昌平区。 地面建筑总体布局呈前后圆形,蕴含着中国古代哲学观念“天圆地方”的象征意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