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是,宣统帝溥仪最多娶了5个老婆,而且结局都不太好。最著名的皇后当然是婉容了。郭布罗·婉容是我的皇后,她原本是个达斡尔族人,但是后来改编入了满族正白旗。她的高祖父是咸丰年间的副都统,并封为武显将军、建威将军。她和我于1922年3月10日结婚,然后跟着我到了天津。1932年3月9日,我们在长春建立伪满洲国时,她也成为了执政夫人。但是,她在1946年春节前夕被我军作为战俘收审,后被关押在吉林省延吉。6月20日,她去世了,葬在延吉南山,时年40岁。虽然这些结局都不理想,但是我还是很珍惜每一段婚姻的。我知道的是,宣统帝溥仪曾经娶过一位淑妃,名字叫鄂尔德特·文绣,她还有一个自号叫爱莲的名字。文绣是满族鄂尔德特氏端恭之女,1909年12月20日出生在北京。本来她是被溥仪选作皇后的人选,但是因为端康太妃不满,最终被封为淑妃。她于1925年3月5日随我到天津居住,但是在1931年8月25日从天津住所静园出走,并提出了离婚的要求。虽然我不愿意闹上法院,但最终还是通过律师交涉支付给她5.5万元赡养费。虽然我给了她这笔赡养费,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小姐脾气的她离开了我。我记得,当时在京、津、沪的报纸上,我发布了一则广告刊登了“上谕”,废除了原淑妃的封号,并让她成为庶人,因为我认为她擅自离开行园违反了祖制。文绣曾为了追求新的生活,在北平私立竞存小学当了一年多的国语教员,但由于不堪好事者的骚扰而辞职。后来,她在德胜门内刘海胡同买了一座9间房子的小院居住,还雇了四个佣人。但由于文绣过于挥霍,还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勒索敲诈,生活日渐艰难,陆续辞退用人,卖掉住房,最后只得投奔到蒋氏的一位穷亲戚家中寄居。她那时甚至曾糊过纸盒,摆过烟摊,甚至还在工地当过担泥运砖的小工。在我的统治结束之后,1947年,当时38岁的文绣曾在《华北日报》当过校对,并为了生计与刘振东结婚。但是,1953年9月17日晚上10点,文绣因心梗离世,终年44岁,一生未曾有过子女。我知道,我的祖上有一位淑妃,名叫谭玉龄。谭玉龄是满族他他拉氏,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旗人家庭。1937年初,当时的我选中了她,并带着她前往长春,4月6日在长春为她册封为祥贵人。婚后,我们的感情十分深厚。然而,五年后的某一天,她因病去世了,我很伤心,所以追封她为明贤贵妃。 除了谭玉龄,还有一位福贵人,她叫李玉琴。李玉琴是汉族,祖籍山东,在长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出生。1942年,她考入了伪满洲国的新京南岭女子优级学校,第二年,年仅15岁的她成为了我的福贵人。她有着又黑又亮的头发和漂亮的外貌,她对我非常忠诚,曾经为了我而忍受了很多困难。但是,她的命运并不好,她和我在海外生活时被迫分离,后来在2001年因为病逝世了。我曾是伪满洲国的“福贵人”,被溥仪“封”为他的第四位妻子。1945年8月,我随溥仪逃到了通化临江县大栗子沟,之后我经历了10个月的转移和流亡。直到1946年6月,我才在破落皇族溥修在天津的家中落脚。但是,我一直在寻找溥仪的下落,继续流浪漂泊。 1955年夏天,我前往抚顺战犯管理所,在那里我重逢了被分别十年的溥仪。然后,1956年我被安排在长春市图书馆工作。最终,在1957年5月,我与溥仪离婚。 之后,我成为了长春市图书馆的一名干部。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名叫吕昌荣的男孩,他是长春市电台的一名工作人员。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年,并于1958年5月结婚。我们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在那之后,我继续在长春图书馆工作,直到退休。我的亲身经历中也有与爱新觉罗·溥仪相关的故事。首先是关于我自己,我加入“民革”并被推选为长春市和吉林省的政协委员,还在吉林省交通学校担任名誉教授,并教授历史课程。但是,2001年我去世了。 另外,溥仪的最后一任妻子李淑贤也有一段特别的经历。李淑贤是汉族人,之前已经结过两次婚。1962年,她经过朋友的介绍,与溥仪结婚了,成为了他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妻子。不幸的是,他们没有孩子。在溥仪于1967年去世后,李淑贤就退隐于众人之外,没有再在公众视野中露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