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从一场灭佛运动说起。您知道,中国历史上总共发生过四起自上而下的灭佛运动: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后周世宗灭佛。四个皇帝都对佛法不感冒,都排斥和打击佛教,所以在佛教史上,这叫“三武一宗之厄”。唐武宗强制一部分和尚和尼姑还俗,触犯刑法的,犯过戒律的,都不许再做出家人;还拆毁一部分寺庙,凡是住寺人数达不到两百人的,以及建寺之前没有得到政府批准的,一律拆掉;并且没收一部分庙宇的财产,像土地啦、房屋啦、金属材质的佛像啦、某些和尚的私人积蓄啦,统统收归国有。

唐武宗用人心炼丹,具体过程不一定跟前面描述的一模一样,但他杀掉的童男童女数量肯定惊人,因为文献上写得明白:“令诸道进年十五岁童男童女心。”在这里“道”是一种行政区,级别在县以上,比现在的省小,比现在的市大。唐武宗在位时,唐朝共有四十多个这样的行政区,哪怕他要求每个行政区只上缴一颗童男心脏和一颗童女心脏,也会有八十多个人惨死!在人类历史上,者的野蛮、愚蠢、无耻和自私无过于此。服用了人心炼成的“仙丹”之后,唐武宗有没有羽化成仙呢?没有。这厮在会昌四年(公元844年)让地方官供应人心,在会昌六年(公元846年)就“驾崩”了,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御医说,他死于“恶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人心太多,以至于消化不良。

别说唐太宗,包括唐朝文学界的几个大腕,像韩愈、贺知章和李白,也迷信炼丹术。韩愈喂公鸡吃硫黄,然后他吃公鸡肉吃到暴毙;贺知章以八十岁高龄扯起丹炉大炼仙药;李白让第四任妻子宗氏进庐山修道,拜在女道士李腾空门下学习神仙之术,他自己还用水银、朱砂、云母和刚出生小孩的胞衣(这东西在炼丹界叫做“紫河车”,李白在写给朋友的信里提到过)做试验,都是例证。

君王炼丹,文人也炼丹,用我们现在的科学眼光看,他们都很愚蠢。好在文人愚蠢,最多害死几只公鸡(如韩愈);而要是君王愚蠢,就可能害死很多条人命(如唐武宗)。由此可见,普通人愚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愚蠢。再仔细想想,愚蠢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能力来制止他的愚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