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工皇帝_明朝皇帝/

(隆庆皇帝朱载敬)

公元1572年,在位六年的隆庆皇帝朱载敬在清晨朝堂时突然感到头晕目眩。 他的眼睛一暗,昏了过去。

大臣们心照不宣地知道,皇帝迟早会出事。

平心而论,朱载敬是一个好皇帝。

当北方蒙古兄弟闹事时,朱再敬召开“隆庆合议会议”,和平解决北方草原纠纷。

东南沿海倭寇猖獗。 朱再敬建造“隆庆开关”,用外交手段对付匪患。

虽然朱再敬在本文中只是一个配角,但他仍然值得一提。

这位皇帝政治功绩卓著,政绩卓著。 唯一的缺陷就是皇帝本人相当好色。

但这很容易理解。 皇帝的后宫有美女三千,两侧都是女子簇拥。 他们的贪欲是可以理解的。

但俗话说“君子当好色,取之有道”。 好色必须要适度,但朱载静不是一点好色,而是极其好色。

白天勤勤恳恳工作,晚上下班后就跑到后宫去。

皇帝只要不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龙榻上度过的。

很快,朱再静的身体就出现了大问题。 不,他甚至挣扎着去法庭。

隆庆帝当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于是连忙叫了四个人,三个大臣和一个太监。

这三位大臣分别是高拱、张居正、高邑。

太监名叫冯宝。

隆庆帝流鼻涕、流泪,说我现在要死了,我要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儿子,一定要尽力辅佐他。

皇帝提到的儿子,就是本文的主角,明神宗朱翊钧。

明朝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工皇帝/

(万历皇帝朱翊钧)

这一年,他只有十岁。

遗言中对孤儿的关怀是极其真诚的。

大臣们互相拥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些眼泪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往事已无法回忆,早已干涸在历史的长河中。

很快,朱载敬率领宾客,十岁的万历皇帝正式登基。

一般来说,当朱翊君掌管一个年轻的国家,并且有疑问时,当朝太后应该首先执掌朝政。 等皇帝长大了,就应该把权力还给他,让他亲自执政。

但到了万历朝,太后就不得不靠边站了,因为明朝有一个很特殊的部门,叫内阁。

简单来说,内阁相当于皇帝的秘书部,内阁中的大臣相当于皇帝的秘书室。 这些大臣在底层负责指挥六部及文武官员,在上面负责协助皇帝处理国家大事。

高拱、张居正皆为内阁尚书、学士。 他们拥有相当大的权力。 因此,朱翊钧统治的前十年,根本不需要参与国家事务。 一切事务都交给了这些大臣。

但皇帝也不能闲着。 从登基的第一天起,他就必须不停地学习宫廷礼仪和宫规,大至四书五经,大到伦理道德。 什么都没有丢失,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样有规律的日子对于皇帝来说是难得且痛苦的。

纵观这个王朝建国至今,除了太祖朱元璋是个工作狂、加班狂之外,大多数皇帝自即位以来,状态都不太好。

开国祖师朱棣每天都出去打仗。

英宗朱祁镇,远征瓦剌。

武宗朱厚照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整个明朝最会玩的。

世宗朱厚熜修仙炼丹,他的皇帝身份就更不靠谱了。

只有万历皇帝朱翊钧有一个标准的帝王童年。

但这样标准的童年对于朱翊君来说并不美好。 朱翊钧只觉得当皇帝和当阶下囚是一样的德行。

皇帝在宫中忙得不可开交,朝中的大臣们也没有闲着。

高逸与高拱一直不和,张居正对高拱也有强烈的意见。 冯保是内宫有权有势的太监,与张居正是同一派。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面对权力的诱惑,没有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蛋糕。

于是很快,老张和老冯联手,就将高拱和高义压制在了餐桌上。

张居正成为内阁首席大臣,冯保成为礼部总太监。

内阁首席大臣是朝中的领袖,主管太监是内宫中的议论者。

对于场上的变化,朱翊君并不意外。 谁上台或下台并不重要。 反正他还年轻,说什么也无所谓。 他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

所以当张居正掌握绝对权力,告诉皇帝他要发起一场史无前例的改革时,朱翊钧举手同意了。

真的没关系,反正你也做不了决定,所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自此,轰轰烈烈的“张居正变法”开始了。

明朝木工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皇帝/

(张居正)

改革的内容漫长而复杂,但大致可以概括为:加强中央集权、充实明朝财政、提高国防能力等等。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张居正的变法与北宋王安石的变法、战国商鞅的变法非常相似。

而且,张居正变法之后,明朝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民当穷则贫,库当空则空,边疆当乱。

所以,我很不理解一些史书、专家学者把张居正变法推崇得几乎上天的行为。

我什至认为张居正的变法是一次非常失败的变法。

万历十年,张居正威病重去世。 万历皇帝也长大了,开始亲自执政。

皇帝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了张居正的大部分改革。

这时我们才明白。

所谓君臣和睦,所谓万历皇帝尊张居正为师,所谓明朝重臣在皇帝眼中首屈一指,忠心无双,都是谎言。

皇帝非常讨厌张居正。

你逼我读书,逼我读书,替我改革,替我改法,替我做事,那你还想替我当皇帝吗? ?

张居正看似官场生活一帆风顺,但他一生却始终不明白一件事:

作为一个大臣,最重要的不是有能力,而是恪守职责。

皇帝并不希望你有杰出的功绩,皇帝只希望你绝对忠诚。

但现在张居正死了,万历皇帝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国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复兴。 他刚刚上任,必须做出一些大动作来树立自己的威望。

皇帝建立权力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发动战争。

这是老朱家的传统。 当新皇帝到来时,他渴望像他的祖先一样在战场上立下战功,朱翊钧也不例外。

蒙古部落之间的叛乱是常有的事,万历正好可以利用它们来积累经验。

日本侵略朝鲜,朝鲜兄弟向明朝兄弟求助。 当然,万历也有义务这么做。

外面战事如火,明朝内部却是苗族土司发动叛乱,万历也平定了。

这三场战争合称为“万历三大征”。

三次远征的结果也非常令人满意,以全线胜利告终。

有人说万历三征不是什么好事。 频繁的战争导致明朝国库空虚。 但事实上,如果你读一下历史书,你会发现,三征之后,国库无论是储银还是储粮,都还是很丰富的。

那些说三大征伐课税百姓、浪费金钱,导致国力衰落的人,纯属虚妄,听从别人的说法。

这三场战争打得很漂亮,鼓舞人心,令人兴奋,而且没有什么可羞耻的。

但经过一番战斗,积累了经验,万历突然开始懈怠了。

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皇帝突然感到深深的疲倦和无聊。

他之前无所事事,感觉自己被剥夺了皇帝的权力和尊严。

如今他掌管天下,凡事说了算,每天都感觉疲惫不堪。

御书房里的奏折纷至沓来。 一项通过后,还会有另一项。

朝堂上的国家大事接二连三地发生。 一件完成后,就会有下一件。

最重要的是,万历皇帝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一家之主,一切事情都是他说了算,但还有一件事是他无法决定的。

这件事就是立太子的问题。

明朝木工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皇帝/

(朱昌勋)

皇帝喜爱郑贵妃,想立郑贵妃的儿子福亲王朱常洵为太子。

朱常洵是皇帝的第三个儿子,另一个儿子朱常洛是妙弘的长子。

按照明朝的继承制度,有嫡系子孙,也有无嫡系子孙。

朱常洵既不是嫡系嫡系,也不是嫡长子,所以万历帝废长子立次子的举动,遭到了几乎所有大臣的反对。

大臣们说,你要是敢立朱常洵,我们就跟你拼命。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皇帝想要立朱常洵为太子,但是大臣们却阻止了。

皇帝束手无策,所以他选择了一种非常消极的处理方式,那就是不出门,也不从二门上前,也不上朝。

不离开皇宫,不理政务,不上早朝,不举行祭祀活动,不审奏奏折,不发布命令。

如果你看不懂,我可以换个说法,那就是万历皇帝差点消失在紫禁城里。

皇帝的想法和行动都很简单。 如果你不让我得逞,我会让你隐形。

你消耗我,我消耗你。

不是一天两天,十天半月,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整整三十年。

三十年来,皇帝基本上从人间消失了。

如果皇帝下岗了,国家大事谁来处理? 明朝岂不是瘫痪了?

不,因为万历还给自己留下了绝招。

三十年来,他任命了十几位内阁部长,并让他们为他工作。

打个比方来说,明朝就像万历皇帝开的一家公司。 万里是公司的老板,这些首席助理就是他招揽的总经理。

这些首席助理,各有各的能力。 他们在公司招徕顾客,洽谈业务,为万历皇帝打工赚钱。

但万里显然没有这个野心,他也不在乎,因为他退出之后,他的目标不再是让大明公司发展壮大,而只是为了招收一些人,看着公司发展下去。防止发生任何事故。 我只是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有人说明朝灭亡于万历。 由于万历皇帝没有上朝,明朝是路上的最后一列火车,而且一天比一天糟糕。

但事实上,在万历缓工的那些年里,明朝没有宦官扰乱朝政,没有外戚专权,也没有权臣作恶。 整个国家的情况不能说很好,但也绝对不差。

所以不要总是把责任归咎于万历。 万里同志也很委屈。

公元1620年3月,在位四十八年、旷工三十年的明皇帝终于驾崩了。

明朝皇帝_重回明朝当皇帝_明朝木工皇帝/

(萨尔浒之战)

一年前,明朝辽东边境的后金势力大举入侵。 万历召集了二十万大军,想要迎战。 不料却被后金王朝领袖努尔哈赤按倒在地,痛打一顿。 战争以惨败告终。

这次失败的“萨尔浒之战”成为万历皇帝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当然,从辩证的角度来看,这其实并不是他的错。

因为在这个历史节点上,当勇敢能干的后金领袖(努尔哈赤)诞生的时候,一场改革已经悄然发生。

通往明朝的道路看似漫长,但实际上已经到了不归路。

旧时代一路走下,新时代缓缓来临。

暴风雨即将来临,历史的洪流,别说万历,钢铁侠都无法阻挡。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