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地区方圆千里,肥沃荒野。 秦汉以此为基础,东进建立了统一的王朝。 此后,北周、隋、唐三个王朝仍以关中为根据地,征伐天下。 然而,尽管整体繁荣,隋唐时期的关中地区却无法养活长安的朝廷,皇帝开始频繁带着臣子到洛阳“吃饭”。

隋文帝十四年,关中地区大旱,引发饥荒。 隋文帝率臣子到洛阳,命部分百姓逃往关东地区觅食。 到了唐朝,这种情况更加频繁。 据不完全统计,唐高宗在位期间,唐朝曾六次到洛阳进餐。 唐玄宗鼎盛时期的“开元年间”,朝廷也有五次到洛阳进餐的记录。 结果,唐中宗李显无奈自嘲,称堂堂大唐皇帝被迫“流落东都”,沦落为“食……”求皇帝。”

中国隋唐河南省洛阳市明堂微缩沙盘景观,摄影/秋风影。来源/涂冲创意

隋唐盛世时期,为何肥沃的关中地区无法养活长安,又为何非要到洛阳地区去“吃”呢? 我们仔细研究,不难发现,统一王朝定都长安时,京城从未真正实现粮食自给。 隋唐皇帝到关东“吃饭”,不过是不合时宜的表象而已。

秦汉时期,长安主要依靠关东

战国时期的大部分时间,盘踞关中的秦国的粮食形势并不乐观。 根据各国灾害记载统计,秦国在灾害总数上略逊于魏国,但其灾害种类最多,经历饥荒最多。 与《大秦赋》等影视作品不同,秦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粮食问题。 秦末,当关中郑国渠和巴蜀都江堰水利工程竣工时,关中地区的粮食安全仍令人担忧。

关中平原。 来源/纪录片《航拍中国》

《秦始皇本纪》记载,嬴政继位后,饥荒接连发生。 秦王三年,秦国遭遇严重饥荒。 四年来,蝗虫遮天蔽日,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大瘟疫。 我们看不到秦国救灾的记录。 相反,我们可以看到秦国此时正在猛烈进攻韩、魏两国。 这些举动可能与秦军因饥荒而向外扩张掠夺粮食有关。 秦正式进攻六国的第一场战役——“灭汉之战”。 当时,“秦朝震动,民不聊生”。 秦国发生大地震、饥荒。 当秦国攻克赵国都城邯郸时,秦国又遭遇了严重的饥荒。 两年后,秦国攻破燕都,大陆出现“大雨雪深二尺五寸”。

也就是说,秦始皇扫六合时,秦国正陷入持续四五年的大饥荒。 有人据此推测,秦始皇突然大幅提高东征速度,就是为了减少和转移国内灾难的影响,让秦军快速攻克六国都城及其周边地区。 国家首都一般是各国的粮食聚集地和最大的粮食产地。 通过将各国粮仓全部消灭,秦国的“以战养战”暂时解决了国内的粮食危机。

影视剧中的秦军。来源/电视剧《大秦赋》截图

到嬴政统一六国时,长安首次成为统一国家的首都。 这里需要供养的非农业人口大大增加:宫殿比以前更大,官员和驻军更多,大量富户被从关东地区各国强行迁出。 此外,阿房宫、秦始皇陵等大型工程也需要养活大量非农业人口。

但奇怪的是,关中地区并没有发生饥荒的记录。 为什么是这样?

对于如何解决长安的粮食供应,目前普遍存在三种观点:

一是郑国渠建成后,关中地区物质丰富,自给自足说。

郑国渠确实为关中的粮食供应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但这种改善效果有限。 秦吞并六国前夕,关中地区连续发生饥荒,证明即使有郑国运河,有时也很难维持关中平原的粮食自给。 秦末汉初,战乱不断,关中地区人口明显减少,粮食压力大大减轻。 但到了汉武帝时期,随着汉朝的京畿地区正在复兴国力,关中人口的扩张再次让粮食供应变得极为困难,就连郑国运河本身也处于半废弃状态。 。

为此,汉武帝修复了郑国运河,并改名为白运河。 他还在长安周围新建了3条灌溉渠,并开凿了6条辅渠,以灌溉郑国运河无法到达的高地。 尽管如此,随着长安城的扩张和军队数量的增加,关中地区始终无法满足巨大的粮食需求,不得不依赖进口粮食。

汉武帝恢复郑国渠。来源/网络

二是巴蜀地区输入论。 这种说法很大程度上与刘邦从巴蜀地区攻占关中,然后东征争霸,最终统一天下有关。

那时汉水可以从汉中直达关中。 但从战国末期到西汉初期,从巴蜀水路进入关中,需要跨越分水岭。 龙山以西渭水河段的航运难度,并不低于经过三门峡的干流。 正是因为航行极其困难,古蜀国才修建了金牛道。 以成都平原的面积来说,向占领关中但尚未统一天下的秦国提供一些军粮还是可以的。 在大一统的时代,供应秦都咸阳、汉都长安,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另外,西汉建国不到20年,吕后时代,四川武都发生了大地震。 一场巨大的山体滑坡堵塞了古汉水,使其流入后来的汉水和嘉陵江,甚至造成巴蜀和关中之间的水源大量流失。 水路中断,秦岭、大巴山成为关中、汉中、巴蜀之间的天然鸿沟。 后来诸葛亮的北伐始终受到后勤的阻碍,这与地震后水道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武都地震后的西汉时期,从巴蜀运粮供应关中地区从极其困难到得不偿失。

秦岭两侧地貌。制图:地球知识社

三是关东输入论。

虽然关中地区本身物产丰富,但随着首都的扩张,繁华的关中平原无法养活那么多失业人口。 此时长安的粮食供应不得不依赖函谷关以东的山西、河南、江淮地区。 在统一的秦汉时期,关东地区供给长安的粮食数量不断增加。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今郑州附近地区建立了巨大的敖仓。 一方面储存粮食,另一方面作为关东地区到关中粮食运输的中转站。 楚汉战争时期,敖仓是双方的主战场。 汉初,据《史记·平准书》记载:“中都官运山东粟,十岁才数十万石”。 汉武帝继位后,交通规模进一步扩大。 《史记·河渠书》记载:“水由山东引至西,每年数百万石以上。” 当时,河南三门峡主干道通行困难,水文因素干扰水道、水量、航道结冰。 这个数字基本上已经是极限了。

汉武帝元光时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汉政府开始修建直渠。 最终,水运里程缩短了600公里,大大降低了运输难度。 司马迁在《史记·平准书》中写道,经过汉武帝发起的一系列工程,关东地区“每年从关东流域募集石斛四百万株入京师”。 后来,随着粮食囤积的需求进一步增加,“山东草邑每年有六百万担,一年之内,太仓、甘泉仓库就满了,还有剩粮”。

这时司马迁才写下“太仓之粟,已满而烂不可食”。 从几十万石到数百万石,从四百万石到六百万石,每年运输量不断增加的背后,是关东地区对首都长安做出的巨大贡献。

从养不起万兵到来到京城

西汉末年,王莽篡位,引发全国内战,关中地区遭到极其惨烈的破坏。 随后统一天下的东汉王朝定都于关东地区的洛阳。 东汉时期,汉朝与羌族的战争,对长安城周边的三府地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汉末,董卓迁都长安,但此举未能重振长安。 随后的军事混乱,进一步加剧了关中的衰落。 从此,长安彻底沦为关中地区中心城市。

东汉时期迁都洛阳。地图绘制局/地球知识

西晋时期,都城洛阳失守。 关中地区的一些豪门在长安拥护金旻帝,重启了长安建都的历史。 但很快又被匈奴汉、赵政权攻占。 率兵攻克此地的汉赵将领刘繇也在多年后定都长安,后来在关东被石勒击败。

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关中地区,特别是长安,将遭到洗劫和掠夺。 直到苻坚建立前秦,定都长安,新莽灭亡后,长安才重新恢复了统一王朝都城的形象。 前秦从此一举统一北方,征服了蒙古草原和西域。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前秦在淝水之战中失败,北方再次陷入混乱。 关中地区再次成为氐族、鲜卑族、羌族争斗的战场。 所遭受的破坏程度,远比前几次还要严重。 长安被鲜卑人彻底摧毁了。 随后,后秦、东晋、赫连夏、北魏等政权先后统治关中,长安再次成为区域中心。 北魏占领关中后不久,盖乌起义爆发。 长安城虽然没有受到战乱的影响,但关中地区却被烧杀殆尽,人口损失极其触目惊心。

北魏从平城迁都洛阳后,河洛地区是其统治中心,长安仍是区域中心。 北魏末年,六镇起义,天下大乱,关中地区再次陷入动乱。 战争不断,当时的气温比现在低了3-4摄氏度。 低温导致农作物减产,关中地区能养活的下岗部队越来越少。 后来北魏分裂为西魏和东魏。 占领关中的西魏政权创下了最糟糕时期的记录——饥荒来袭时,西魏连一万休役大军都无法支撑。

洛阳,北魏都城。 来源/纪录片《古都遗址文化百科全书——北魏洛阳城》

当时,西魏军队在萧关之战中击败了东魏军队。 第二年,他们遭遇大饥荒,粮食歉收。 许多人被迫咀嚼树皮和草根,民间甚至出现吃人的现象。 西魏的一万多野战军也面临着粮食告罄的危险,于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东进进攻东魏在弘农的粮仓。 结果,占据压倒性优势的东魏军因轻敌,在沙园之战中遭遇惨败。 西魏获得了大量的粮食。 和700多年前统一之前的秦朝一样,都是靠关东的食物才度过饥荒的。 当时,西魏军队俘虏了七万东魏士兵,但即便是俘虏数量巨大,统帅西魏军队的宇文泰也觉得自己养不起这么多士兵,所以只保留了两万人,其余人归还东魏。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当时关中对西魏的扶持已经是举步维艰了。 荒年养兵一万很难,能养活丰收的下班士兵也有限。

经过西魏、北周五十多年的管理,以及一系列战争中对大量百姓的掠夺(例如从江陵到长安,数万平民被掠夺),关中人口逐渐恢复。 长安的人口达到鼎盛时期——四十九万多户,比东汉光武帝时代的十万多户有了很大的增加,但仍然没有超过东汉光武帝时代的六十四万多户。西汉时期。 除了其控制的长江中上游和关东的小片地区之外,北周的实力虽然不及北齐,但差距已经不再那么悬殊了。 趁着北齐内部斗争激烈的时候,北周武帝宇文邕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灭掉了比自己强大的北齐,统一了北方。 后来,篡夺北周王朝的隋文帝杨坚进一步灭亡了残存的陈朝,数百年来第一次统一了南北。

长安再次成为统一王朝的首都。 这次他的粮食供应要怎么解决?

前所未有的人口扩张

长安从关中地区的西魏、北周王朝的都城,成为统一整个北方的北周、隋朝的都城,进而进一步成为统一政权的都城,人口不断增加稳步。

据隋炀帝大业五年(公元609年)统计,此时的关中地区人口为56.3万户、272万人。 虽然户数仍然没有超过西汉时期统计的64万户,但人口却超过了当时。 243万。 也就是说,关中的户籍人口在隋朝时期达到了新高。 此外,长安城作为皇宫所在地,还有大量的皇室、太监婢女、乐户、奴隶、禁卫军等无户人口。 关中自身的农业产量与作为统一王朝首都的巨大需求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按照西汉的旧惯例,长安的朝廷可以依靠河南、河东、河北等地的财富来支撑关中的需要。 据《隋书·食货志》记载:“诸国每年调粮,从河南潼关,从河北蒲坂,同路,日夜而至京师,数月不息。” 而是从函谷关到京师。 潼关的交通道路十分困难。 隋开皇四年,宇文恺主持修建了从潼关至渭水的广通运河,提高了关中境内的交通效率。 但这种运输效率的提升,面对关中地区物资需求的增长,仍然是杯水车薪。

广通运河位置示意图。来源/网络

公元594年,即广通运河开通10年后,关中地区发生大旱。 隋文帝看到长安面临粮食短缺的危机,就如开篇所说,带着朝廷机构和部分关中百姓来到关东“吃饭”。

隋炀帝继位后,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干脆在洛阳建立东都,并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 隋炀帝的圣旨中,对于在洛阳建立东都的原因有非常明确的解释:“关河重塞,无路可及,故置东京问问”。亲自。” 粗略翻译一下,就是亲自提问的意思。 关中的粮食太难运了,还不如在这里建个永久的都城呢。

影视剧中的隋炀帝。来源/电视剧《隋唐演义》截图

隋末,天下大乱。 唐朝始于关中地区,并继续定都长安。 此时,关中平均气温显着升高,比十六国和南北朝初期高出5-6摄氏度,甚至比现代还略高。 另一方面,隋末的战乱也减少了关中需要供养的非生产人口。 长安依靠关中自己的输出,基本上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然而,随着贞观时期社会从战乱中恢复过来,特别是李世民在对外战争中取得一系列辉煌胜利,长安城人口迅速膨胀,粮食问题再次出现。

隋炀帝修建的大运河,基本上连接了河北、河南、江南的粮食产区。 然而,饱受战乱的关东所遭受的破坏远远超过关中,隋朝面临的转运困难并没有得到解决。 因此,现阶段漕运规模较小,每年从关东调往关中的粮食也不过一二十万石。 一旦关中收成出现问题,朝廷就不得不学习隋文帝,前往以洛阳为核心的关东地区“吃饭”。 唐太宗、高宗、玄宗三位皇帝在位期间,唐朝国力正处于鼎盛时期,但关东地区却有十几次“吃”的记录。

影视剧中,也有大臣反对唐太宗在洛阳修建宫殿。来源/电视剧《贞观长歌》截图

归根结底,只要长安是都城,粮食和人口的矛盾就永远是个问题。 越是繁荣的时代,长安的人口就越多,粮食就越紧缺。 唐初,长安的人口空前膨胀。 虽然此时关中平原的产量也因气候变暖、水利和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而大幅增加,但长安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当时条件下关中平原的负荷极限。

由于当时漕运技术的限制,唐初关中丰收失败时,皇帝通常会选择将宫僚、朝臣、禁卫军等下班人员带到洛阳“吃饭”。 最惨的大概是唐高宗永春元年(公元682年)关中大饥荒,长安城内发生吃人事件。 唐高宗差点逃往洛阳。 由于行路仓促,随行的禁军不少被饿死。 唐高宗第二年病逝于洛阳。 后来,武则天建立新王朝时,又迁都洛阳。 然而武周王朝灭亡后,都城又回到了长安。

影视剧中东都洛阳的仪銮宫。来源/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截图

在漕运条件不好的情况下,皇帝带领朝廷在洛阳“吃饭”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唐中宗声称自己不是“追食皇帝”,在关中饥荒期间拒绝前往洛阳吃饭,但他和朝廷不可能不吃饭。 如果不去洛阳吃饭,他要么从关中百姓为数不多的口粮中抢夺食物,要么克服自然障碍,以大量平民生命为代价,强行从关东地区运粮。

后来唐玄宗即位后,开始经常在洛阳吃饭。 此外,他还开始改善水运。 开元年间,在裴耀庆的建议下,唐玄宗改变了此前隋唐时期从关东各地运粮到洛阳的计划,然后统一运往长安。 三门峡地区交通采用陆路运输,克服自然障碍。

通过这一计划,长安朝廷大大增加了漕运量,也算是解决了京城的粮食问题。 唐玄宗建国初年,每年漕运量约为100万石。 开元二十二年至二十五年三年,运输量增至700万石。 唐玄宗末年天宝年间,年漕运量达250万石。 至此,隋唐时期长达一个半世纪的“皇帝追粮”生涯终于结束了。 据史料记载,此时“关中物资积满,东都已不可驾”。

就在长安的粮食供应问题终于解决的时候,天宝末年的安史之乱却拉开了唐朝的衰落。 由于唐玄宗对漕运的改革,来自河南、江南的物资得以有效地持续支持唐朝在关中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 直到唐朝末年,黄巢烧杀抢掠长安城,才导致长安彻底衰落。

长安没落前的最后辉煌。来源/电影《妖猫传》片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