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新德》、《神州大地》发表文章《包头出土景教残碑》。 近日,内蒙古考古工作者在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发现了一块古奥伦苏木木。 用叙利亚文、蒙古文和中文书写的残余景教纪念碑。 碑头上刻有十字,碑文如下:“此墓为京兆府达如华赤阿乌拉所撰……卒,年三十六岁。泰定四年6月24日。”据查:元泰定四年,公元1327年,死者为元代望固部落贵族。

据我所知,元朝的京兆郡就是现在的西安,大如画池是元朝的正式名称,元朝的望固人原本居住在现在山西省北部的地方。与内蒙古接壤。 这块出土的墓碑残片与1625年西安出土的唐、秦景教碑不同。不过,碑首刻有十字,碑文均为叙利亚文。和中文。

唐代景教始于唐太宗九年(公元635年),流传了210年,直至武宗会昌五年(845年)下旨毁法毁寺(指佛教)。 但此举也影响了秦朝景教。 从此景教在中国大陆消失了。 但元朝、北宋时期,景教在中国西北边疆仍然盛行。 例如,蒙古的克勒部落、奈曼部落、旺古部落以及新疆的维吾尔族,大部分仍然信奉景教。 元朝时期,其子孙迁徙内地发展。

元朝时期,蒙古政权的版图扩展到欧亚大陆,交通运输大为畅通。 可以说,蒙古人最先与西方基督教文明进行了密切而广泛的接触,并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懂得外交礼仪的统治者。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年),首次遣使向教皇,请求派遣祭司东渡传教。 维利尔莫神父、尼古拉神父等一些使节来华修建教堂、传教。 元世祖十三年(1276年),遣大臣回西国觐见教皇。 使者向他汇报:“中国蒙古皇帝素来尊崇圣教,请多派传教士东渡,传播正道。”

1285年,旺古部落景教牧师拉班·绍玛(Laban Sauma)奉皇帝之命写信给教皇:“以基督之名,阿门!承蒙大汗之恩,承蒙国王之恩,阿鲁浑。我写信给我的圣父教皇。我们已故的母亲昭慈太后是基督徒。我们慈爱的父亲阿朗姆汗和他的儿子慈爱的阿巴哈,在他们管辖的领土内,他有一直保护所有基督徒(元代称“叶里克文”),如今诚心向圣父上香、法衣。 (此为节选,原信保存于梵蒂冈档案馆)

1287年,元世祖再次派遣使团,以神父拉班萨玛为代表。 他们从里海的一个港口出发前往君士坦丁堡,航行了两个月,到达那不勒斯,然后经陆路到达罗马,希望能见到教皇。 但在使团抵达之前,原教皇已于1287年4月3日去世。在等待新教皇选举期间,拉班·萨玛和传教士前往法国会见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随后又前往英国会见国王英国爱德华一世。 次年1288年春,使团返回罗马会见新教皇尼古拉四世。 圣周期间,他们参加新教皇主持的仪式,从接受棕榈枝、洗脚、受难到复活节。 拉班·索玛写道:“当我向教皇布道时,由于聚会的信徒太多,我只能听到大多数信徒齐声回答‘阿门’的声音,真是惊天动地。” 拉班萨玛回国时,带回了教皇尼古拉四世给鞑靼王国阿鲁浑国王的回信(该信副本现藏于梵蒂冈档案馆)。

世祖二十七年(1290年),罗马教廷特派方济会蒙哥维诺来华。 孟高维诺长途跋涉,于1294年到达大都汗巴里(今北京),受到皇帝厚待。 北京建有三座教堂,与故宫相邻。 殿堂中,唱经奏乐,声至子辰。 皇帝还率大臣们前往教堂观看仪式。 元成宗大德十一年(1307年),教皇授约翰·蒙哥维诺为北京大主教,并授试学者三万余人。

最后,我想提出一个考古问题:在西安出土的唐代景教流行汉碑的墓碑上,有一个四端刻有百合花的十字架,与使徒墓相似。印度迈兰的多默尔。 十字架也是一样的。 此次在内蒙古包头市出土的景教石碑上也刻有十字架。 如果它的四个末端也刻有百合形状,我认为元代蒙古王谷部落(ONGUT)的景教可能是唐代景教的后裔。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