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只要当上言官,就没有怕死的。海瑞,骂皇帝嘉靖的年号为“嘉靖嘉靖,家家皆净”,这放在其他朝代,纯粹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掉脑袋都是小事,搞不好就是灭几族的问题。可嘉靖也没把他一刀了结了,只是关了起来,为啥.那海瑞骂他之前在家里就把棺材都买好了,你这一杀,不就正好成全了他的名声,自己还落得个暴君的名号,不划算啊。

万历皇帝身体不好,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就上了一道《酒色财气四箴疏》,大骂万历私生活不检点, “纵酒则渍胃,好色则耗精,贪财则乱神.尚气则损肝“,皇帝身体不好,就是“洒色财气”给害的。这还不够,在他眼里,万历简直就是一个暴君加昏君的嫁接体,残暴、昏庸、无能、懒惰、愚蠢…总之一无是处。就这张大字报,把万历气得浑身直打哆嗦.这哪里是进谏,简直就是对君父最忍毒的人身攻击加诽谤。砍了他吧,不行,一砍还真成了残暴了.万历也贼得很,你不是挑我的刺儿吗,得.我也挑你的。贪财我认,纵洒也算没错,可这好色好像就不对了。万历堪称是皇帝中的痴情种子,后宫里面,就只有一个郑贵纪.基本上没有其他皇帝n把n后的纪录,你要说我好色,这问题就大丁。雒于仁侵犯了君父的名誉权,这官就不用当了,回家种田去吧。

网络配图

明朝的皇帝当得都挺窝囊的。唉.为了今后不挨骂,现在就得挨骂,为了不挨后人骂,就得挨今人骂,一个字——非常苦!还是新时代好,别说是骂元首了,就是对单位里的顶头上司.也没几个人敢当面痛骂的,都怕丢了饭碗阿。

王锡爵是怕了,怎么办,只得把儿子打发回老家去,等着吧,等你老子退了休再来考,这下总不至于被骂了吧。顺便说一句,他儿子后来足足等了十三年。

到了大明朝快灭亡的时候,这些人还在驾,先骂得熊廷弼下课,结果辽东几乎尽失,后来的袁崇焕照样被骂,直至被凌迟处死后骂声还在继续。清军入关后、南明小王朝还有几十万军队.还有半壁江山,但这些骂官还没停,继续骂,继续内江,骂到最后,明帝国终于被骂垮掉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