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为朋友该说了,哇塞,他小小的年纪就当了那么大的官儿,比当师长时的岁数还小呢。其实,这也不仅仅因为他是“官二”的缘故,主要还是杨坚从小就显示出了其聪明才智和卓尔不群的智慧。你还别不服气,瞧人家这一步步走的。杨坚觉得,他老爸一生也不过熬了个“公”——随国公,上边不是还顶着个“王”和“皇”吗?他实在心有不甘。为了夺取北周政权,他先给自己铺平了道路。他抓住太子选妃的大好时机,搞了一个联姻,将他的大女儿杨丽华嫁入了天下最高的门槛儿——宫里,做了太子的老婆。这样一来呢,杨坚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未来掌门人的老岳父。

那咱再看看他是怎样坐上那把“椅子”的吧。宣帝本就是没有什么事业心的酒色之徒,他很想享受当太上皇的滋味,所以,早早地就立了一个小人——静帝,宫中大小事务还是由杨坚打理。不久,宣帝就一命呜呼了。杨坚见机会来了,就找人替小当家人写好禅让书,再由朝中大臣恭恭敬敬地捧着送到他家。他为了避免人们说三道四,还假意推辞,瞧那个装的,活像真的一样。没办法,静帝人单势孤,只好再次下发文件,杨坚这才“不好意思”地接受了。

有朋友该说了,有什么可纠结的,这还不由他说了算,干脆改掉算了呗。呵呵,那就错了。他之所以纠结,是因为“随”字左边的“耳朵”和右边的“有”都不错,“有”“耳朵”就有“头”啊,谁不喜欢当“头儿”呢?何况这个“随”也曾经给他带来过鸿运,那就是世袭了他老爸的爵位,这是打着灯笼找不到的好事啊。但他又转念一想,可中间这个“走之”寓意不吉利。好不容易刚刚坐稳的椅子,哪能又随之而走呢?现如今,自己当家,以后儿子孙子等都要当下去,怎么办呢?他冥思苦想,最终决定,既然“随”字的本义不好,我索性把“走之儿”砍了去,不就万事如意了?于是,“随”就成“隋”了。如果一个字的字义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命运的话,那隋朝也就不会毁在隋炀帝杨广的手上了。关键是看你选择走什么样的路——或正,或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