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的统一

西晋末年以来,中国四分五裂,多民族政权并存。 经过270年的民族融合,许多少数民族已经中国化。 隋文帝推翻了北周鲜卑人的统治,在北方建立了汉族政权。 南方的两个政权都是汉族政权。 一是陈朝,定都于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统辖三十州两百万人口; 另一个是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市)。 )的背梁,只有一县。 南北对峙不再带有民族对立的色彩,经济发展和交流迫切需要结束分裂局面,祖国统一的时机已经成熟。

隋文帝即位后,就把统一中国的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 他请丞相尚书生左仆射(yè)高衍(jiǒng)为大将人选,高衍举荐何若弼、韩勤虎。 开皇元年(581年)三月,隋文帝任命何若弼为梧州刺史,镇守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韩渌湖为泸州刺史,镇守庐江。 (今安徽省合肥市)。 略陈朝。 九月,隋文帝任命长孙澜、袁景山为行军元帅,率领大军攻陈,而高瑜则负责各路兵马。 二年正月,陈宣帝驾崩,陈叔宝继位。 袁景山派邓小茹率领4000隋军在今湖北省武汉市作战。 陈朝地方守卫全部弃城逃走,陈朝派使者前来求和。 此时的隋朝并没有立即灭掉陈朝的力量,再加上北方突厥人的威胁,高衍用“礼不伐丧”(《资论》卷175直通剑”)作为冠冕堂皇的理由。 胜利后返回。 二月,隋文帝命高衍等人撤走。 开皇七年(587年),隋文帝召后梁首领萧从入朝。 后梁弱小,不敢违抗,萧从便率领200多名官员从江陵赶往长安。 隋文帝乘机出兵江陵,废除后梁政权,将萧从留在长安,以朱国名义安置。 就这样,隋朝控制了长江中游,方便了进军下游的陈朝都城建康。

此后,隋朝君臣统一中国进入了密集阶段。 隋文帝宣称:“吾为庶民之父,何以拘于一衣一水?” 天气寒冷,庄稼收成晚; 江南水田早。 收割时,招兵马,号称掩护(奇袭)。 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他觉得很正常,等会儿收兵,他是不会相信的。 犹豫之后,我做救援者(大军渡过长江),登陆打仗,兵多势众。 又江南地土薄,屋内多草竹。 ,所有的积累都不是地窖。 若乘风暗遣行人放火,待其筑成,再焚之,不数年,必尽矣。”(《资治通鉴》卷176)隋文帝采这一方案,使陈朝物资损失惨重,警惕性麻痹。 上主杨肃、何若弼、刺史高迈、崔仲方等人纷纷献计献策,崔仲方写了一份提案增兵今安徽、江苏,造船于今四川、湖北,长江、汉江水陆必争,两方必争。布下战舰遍及长江,最后却不得不集中在汉江入江口和西陵峡口决战。如果陈朝派精兵增援上游长江流域,下游我军可乘机渡江作战; “虽倚九江芜湖之险,与德无关;唯有三吴百越之兵,无仁则不能自立。” 办公地点由虢州(今河南省卢氏县)改为汉水下游的冀州(景陵县,今湖北省钟祥县)。 这是他提出要监造军舰的地方之一。 有人建议造船要保密。 隋文帝说:“吾将公诛天(公开为天道义,惩民诛罪),何秘密?” (《资治通鉴》卷176) 将造船刨花、木屑抛入河中,漂入陈朝境内,让他们嗅到战争的气息,对他们造成心理攻势。 杨肃在永安(今重庆市奉节县)大规模制造战舰。 最大的战舰叫“乌鸦”号,可容纳800名官兵。 它有五层楼,高度超过 100 英尺。 二等舱名为“黄龙”,可容纳数百名官兵。 又有平城、开马等。

次年三月,隋文帝下诏揭发陈皇后的20条罪状,抄录三十万册,分发江南。 十月,隋文帝在淮南设邢台行省,府设在寿春(今安徽省寿县)。 晋王(即后来的隋炀帝)次子杨广为邢台尚书,主管灭陈。 隋文帝立即派兵亲自送行。 他任命杨广、他的第三个儿子秦王杨俊和杨素为元帅。 于是杨广从六合(今江苏省六合县)出兵,杨俊从襄阳(今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出兵,杨肃从永安出兵。 )府(今湖北省蕲春县)刺史王士积、泸州总管韩勤虎、梧州总管何若璧、青州总管颜容各出兵,共计51万人,救下八千人。杨光。 左仆射高羽、右仆射王绍分别任晋王府常适元帅、司马,细理军务。

杨君度率领水陆两军驻扎在汉口(今湖北省武汉市汉口)。 杨肃率领水师下长江三峡,初战无不胜。 陈朝陆续将沿江情况上报,执政大臣史文清、沈可卿隐瞒消息,没有向陈后主报告。 隋朝重兵渡江,而陈朝在建康的兵力只有十万左右。 君臣对长江天堑极为迷信,认为江山坚如磐石,万无一失。 ”陈后主道:“大王气在此,齐兵三来,周师又来,尽皆灭,何恶哉! 大军岂能飞越恶人! 边将要建功立业,假装事急。”他甚至认为隋军进犯,正是他立功升迁的好机会,便毫不羞愧地对陈后主说:“每受苦的臣臣官下,俘虏过江,臣就是太尉。”有人误传隋军马死了,他妙语连珠地说:“这是我的马,何必呢?死了!”意思是打败了隋军。军队和隋马都是陈朝的战利品。陈太后哈哈大笑,仿佛已经赢了这场比赛,于是我行我素,“耍花招”饮酒作诗。”(《资治通鉴》卷176)

何若璧特意在广陵买了五十、六十艘破船,摆在显眼的地方。 陈朝人认为隋朝没有船,不能过河。 沿江布兵换班,皆聚于广陵,旌旗遍野,人潮涌动; 陈朝人以为隋军集结,肯定要出战,急忙出兵防范。 后来证实,隋军只是轮流集结,习以为常,便不再提防。 . 何若弼又命将士继续沿河打猎,兵马喧哗,尘土飞扬,以麻痹陈朝官兵,让他们判断隋军真正出兵朝代为猎玩。 于是,开皇九年(589年)正月初一,守卫长江的陈朝官兵陶醉过年时,何若弼从广陵渡江,韩擒虎从采石(今安徽省马鞍山市)渡江。 ,向陈朝的政治中心逼近。 陈人立即向米琪求救,但陈后主喝得酩酊大醉,根本不理会米琪。 江南人民对隋朝对其腐败政府的打击毫无抵抗力,甚至赞成以军事行动结束汉族分裂。 韩擒虎在陈朝境内安营扎寨时,“江南长老常闻其威,昼夜来访军门”。 何若弼渡江二十天,陈朝大将任重前来投降,吸引了他。 隋军由朱雀门进入建康城。 城中侍卫正要交手,任重摆手制止,道:“老夫投降了,诸位有什么事!” (《隋书》卷五十二《汉擒虎传》) 于是陈军匆匆而去。 陈皇后见势不妙,便与宠妃张丽华、孔贵妃躲进了景阳宫的枯井中。 隋军以投石相威胁,他却和二妃绑在了一起,被隋军拉了出来,向隋军投降,陈朝灭亡。 高宴进宫时,“犹见祁于床下,未开”。 (《资治通鉴》卷178) 长江中上游的陈军还不知道石城上的旗帜已经变了颜色,还在奋力抵抗杨军和杨素。 杨军统率水军十万余人,驻守汉口。 陈军在三峡架设三根铁索,杨肃的战舰久久受阻。 双方交战,伤亡惨重。 杨肃终于打败陈军,进军汉口。 陈后主投降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地纷纷投降隋军。 淮南邢台行省任务完成,二月隋废。 陈后主被带到长安安置。

陈朝灭亡后,岭南诸郡一片狼藉。 高梁县(今广东省阳江县)娴氏,原孝凉高梁太守冯宝之妻。 万家。 隋朝派使者安抚岭南,将陈皇后写给娴夫人的劝书交给她。 娴夫人召集地方首领数千人,痛哭流涕。 她派孙子冯浑率众迎隋使入广州,愿归顺隋朝,并协助隋使劝五岭以南各郡归顺。 隋朝册封她为宋康君夫人。 至此,分裂结束。

隋朝的衰亡

隋末隋炀帝在位期间,劳役不断,天下为奴而死,导致隋末大乱。 群雄并起,隋朝灭亡。 不过,历史上类似隋朝的大一统朝代还有很多,比如汉、唐、宋。 末年,他们也经历了隋末残暴腐朽的统治,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能靠着惰性长期生存下去。 隋朝曾统一全国,繁荣昌盛,但“盛亦骤,亡亦骤”。 是什么原因?

回顾历史,隋朝末年,各地武装地主纷纷造反,而以李唐政权为根基的关中地区最多,大量上层地主集中于此关中地区。 上层能量很强。 李渊在《教三秦壮士等官教》一文中写道:“一骑冀和,关中应之,元门汇合,去者皆归。吾子之子,当我投刺,当我不惧未来,为成功而战。” 说明关中霸王的数量和素质都很高,而且势力强大。 受朝廷打压后,反目成仇。 因此,在统治集团动荡时期,这些暴君纷纷乘机崛起。

再看从江淮到岭南一带,这些地区本来就是南朝统治的,有很多强大的地主拥护南朝。 隋朝建立后,大多成为隋朝的异族势力。 因此,南方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反隋武装叛乱。 当时,陈家大都叛乱。 隋文帝虽然平息了这场暴乱,但采取的是镇压与妥协相结合的方式。 许多造反首领后来都当上了州县长、知县,所以这支强大的势力并没有被铲除。 一旦世事变迁,这些潜在势力立即起兵反抗隋朝。

在黄河中下游,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山东,也有大量的地主。 中原地区矛盾向来错综复杂,乱世动荡,旧名难治(三国时期,曹操曾为稳定河北而定都邺城)。 隋灭吐谷浑后,马、驴十有八九死在国内。 征服高丽后,隋炀帝没收马匹10万余匹,主要来自中原。 中原有钱人,十有九破。 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激化,隋朝根基已经摇摇欲坠。

因此,统治阶级内部的三大势力,以李渊、杨玄感为代表的隋朝达官显贵,以萧贤、沈法兴为代表的南朝残余势力,以地方权贵为代表的梁师度、刘武周起兵反隋。 镝在沸腾,星星在散落。 历史学家评论说,割据叛乱被称为“土崩瓦解”,农民起义被“瓦解”。 隋政权不仅失去了天下人民的支持,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地主阶级的支持,也就不足为奇了。 .

可见,隋炀帝实行严苛的徭役和兵役,毫无节制地压迫劳动人民甚至贵族地主,引起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和地主反抗。 当然,这是隋朝灭亡的直接原因。 然而,隋朝是中国经过长期分裂后建立的统一王朝。 其情况与秦朝相似。 不稳定的因素和非常不稳定的执政基础。 隋朝政权本身的这种先天缺陷,是强盛盛世的隋朝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其灭亡的原因很简单:暴政、劳动太重、滥用民权、民不聊生。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