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唐朝有二十一位皇帝,不过其中只有太宗、玄宗和宪宗这三位比较被人赞赏。太宗勤政治国,玄宗开启了一个繁荣盛世,而宪宗则和他们不相上下,展现了非凡的才华。他采取了改革措施,平定了藩镇,增强了中央政府的威望,使得唐朝重获崛起,很是了不起。但是,宪宗在个人生活方面,尤其是终身未娶皇后这一件事情上,引起了不少争议。 其实在历史上,皇帝不立皇后是很常见的。从古至今,有许多皇帝,特别是一些开国皇帝、之君、短命天子、荒淫帝王,还有许多不幸的殇帝、废帝、少帝、冲帝、哀帝等人,他们在世时并没有立皇后,或者由于各种原因没来得及立皇后。说到唐朝,李渊、殇帝李重茂、李豫、李柷等人都没有立皇后,可能是出于个人考虑,或者是因为命运多舛吧。嘿,你知道吗?在唐朝和历史上,像宪宗这样表示绝不娶皇后的皇帝只有他一个人。 我要和你说说宪宗的生平。他原名李纯,是唐顺宗的长子。在贞元四年,他被封为广陵郡王。宪宗的生理发育比较早熟,到贞元八年已经由纪氏为他生下长子李宁,后来又由一位宫嫔生下次子李恽。到贞元九年,当时的皇太子李诵决定让宪宗娶郭子仪的孙女郭氏为王妃,后来她成为太子妃,并于贞元十一年生下三子李恒。在贞元二十一年(805年)三月,宪宗被立为皇太子,郭氏也升格为太子妃。同年八月,他即位为帝,成为唐朝第十位姓李的皇帝。 和其他的皇帝不同,宪宗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表示自己绝不会娶皇后。这种决定是按照唐朝的祖制来的,但像宪宗这样的绝对主义者还是很罕见的。当我登上大宝宝座后,国家的重要事务让我非常忙碌。而且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愿立皇后。我认为,皇后在政治上还是太过干涉皇帝的,而我的愿望是专心致志于国家治理上。因此,当时我只让郭氏成为贵妃,而不是皇后。 在我执政前期,我一直忙于国家大事,并没有空闲时间去立皇太子。直到元和四年(808年),在李绛等大臣的强烈建议下,我才立最喜爱的儿子李宁为皇太子。但两年后,他病逝了。 接着,在元和七年(812年)七月,我又立李恒为最新的皇太子,这时郭氏本应成为皇后,符合“母以子贵”的传统。但我仍然没有立她为皇后的意思。 大臣们对此愈加担忧。元和八年(813年)十二月,他们三次上表请求我立郭氏为皇后。理由是,国家需要一位母后来辅佐皇帝。但我拒绝了他们,理由是:“岁暮,来年有子午之忌”。根据这个传统,逢子、午两年不宜结婚。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好的兆头,所以不愿立她为皇后。经历了我的统治,我从未立过皇后。这可能让人觉得奇怪,因为在当时的社会中,皇帝一定要有一位皇后来辅助治理国家。但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愿意这么做。 实际上,我拒绝立皇后的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后妃之间的嬉皮笑脸,也不想造成后宫的混乱。在我眼中,后宫里的女人多是为了满足我的私欲而存在的。而且,后宫中的势力和家族也非常复杂,我担心让其中任何一个家族掌权后,就会大肆残害其他家族的人,甚至制造颠覆政权的事件。 旧唐书和新唐书的记载均表明,我的后宫里有很多美丽和受宠的女人。我不想让她们互相攀比,互相排挤。同时,我为了维护国家稳定,也不想让任何一位后宫女人掌权。 关于“岁暮”和“子午之忌”的说法,我只是借口而已,压根就没想过让郭氏成为皇后。通过我的掌权,国家能够一直保持稳定,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因此,让一个人成为皇后会打乱这种平衡。我唐宪宗一生中只封了郭氏为贵妃、纪氏为美人、杜氏为秋妃,其他甚至还生过皇子皇女的宫嫔都没有得到任何封号。这与唐太宗和唐玄宗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唐太宗有三十五个孩子,封了十二个嫔妃;唐玄宗有五十九个孩子,封了二十三个嫔妃。而我一共有三十八个孩子,却只封了三个嫔妃,这些史料的记录表明,我确实有意压制后妃的势力。 我之所以不给这些宫嫔封号,是因为我认为只要没有名号,她们就不会有机会干预朝政,不会肆意兴风作浪。在我的统治下,国家一直保持着稳定和繁荣,这也得益于我的掌权。在我看来,后宫女人多是为了满足我的私欲而存在的,如果她们拥有权力,就会互相攀比,互相排挤,这对国家的稳定不利。 当时的社会中,皇帝一定要有一位皇后来辅助治理国家。但我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愿意这么做。因此,我没有任何皇后,也没有给我的其他宫嫔任何封号。这是出于我对国家稳定的担忧和对后宫权力的掌控。

作者 admin